2019 年,作為心理諮詢師,你在職業發展上取得了哪些進展?


最近調養身體,日子過得比較清閑,沒接太多新的諮詢,每天就寫寫稿、看看NBA和足球比賽,整理一下諮詢資料,偶爾去一下社區、司法局之類的做些項目,周末有面對面諮詢就去諮詢室。

我朋友都在笑我,你這種生活過得真是愜意啊,我們拼死拼活地工作,你已經退休了,真是羨慕。聽到這些話,我也只是微微一笑,調侃幾句完事。

要說2019年職業發展上有什麼進步,要說的東西還是很多。

第一個我覺得自己最大的收穫,是司法局的項目逐漸穩定了。幹了快三年,基本上把貴陽這邊司法的業務攬了下來,目前主要做的是觀山湖區、南明區的心理諮詢項目,最近社區主任剛打電話給我,說白雲區司法局的項目目前談判進展順利,也打算給我做。

這麼一來,明年我可能會有三個區的司法局項目要去完成,心理諮詢、心理測量以及心理團輔等業務都要去接,到時候我可能會調整一下自己的工作時間,看看如何安排自己外面諮詢的業務,要是事情太多了,我一個人也干不過來,人也得休息,本來身體也不好,也不能把身體給搞垮了。

第二個是自己的諮詢量也開始穩定。剛剛坐在電腦旁統計截止到目前的諮詢量,一共是258次,基本上也算是能夠每天一次的諮詢水平,由於10月份以後,我去醫院看病諮詢做得不多,可以說這個數字大部分是1-9月份的時候做的。

網路諮詢是143次,面對面諮詢是115次,這個比例讓我還是比較滿意的,基本上達到了均衡,沒有說偏向於那一邊,按照300一次的收費,現在每年在諮詢上也能拿個差不多五六萬左右的水平,對我來說已經比較滿意了。

因為除了諮詢,我還有去政府項目及寫稿,心理諮詢也只是其中的一項工作,收入穩定就行。

第三個收穫,是我寫心理諮詢科普逐漸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持。自從2015年底開始耕耘以來,也開始漸漸獲得了一些關注度,壹心理、知乎等平台也認識了不少編輯和夥伴,在這上面也幫助了不少人,這個是讓我覺得比較滿意的一點。

今年七八月份,我還幫助了一批來訪者去維權,針對諮詢師在外面亂收費、違法操作等事情背後做了一些努力,雖然目前還沒有結果出來,但至少也讓部分來訪者有了一些渠道去保護自己。

這一點也是讓我欣慰的。

今年相比去年,相對來說要穩定一些,我個人砍掉了很多項目,比如培訓方面我就沒做了,外面學校、機構叫我去講課,我也推掉了一大半,只是一心一意專做在寫稿、諮詢以及司法局的事情上,從我的個人感受來看,我覺得諮詢師做的項目不能太雜,太雜的話反而會搞得自己精疲力盡。

要諮詢、要上課,要培訓,還得寫稿,跑市場談業務,做政府項目……一個人干是幹得下來,但是過不了一段時間,你的身體就垮了,賺個幾十萬,也抵不上你去ICU住個一個月的,還是細水長流比較好,該休息的時候休息,該忙碌的時候忙碌,調節好自己,把狀態保持穩定,才有利於未來的發展。

明年的話,估計我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目標是在科普這一環節上繼續加強一些,以及在來訪者的權益保護上多幫助一些人,同時有機會的話會去各個地方的機構去考察一下,看看別的地方心理諮詢的業務是如何開展的,跟貴州這邊又有多大差距。

會走出去多看看,開拓眼界,交流感想~(*^▽^*)


年初的時候負能量爆棚,覺得自己好像無法在這個行業立足了,儘管有分析師、督導老師的支持,依舊感覺自己很難理解來訪者,走不下去,非常低迷、無助、無力……

馬上2020了,回頭望發現自己已經走出來了,學習上:我和督導老師之間的討論越來越豐富,不只是他說我聽,我也能提出自己的想法,督導的支持很穩定。個人體驗上有很大的突破,雖然過程讓我很糾結痛苦,但是我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成長,變得有力量了。不知不覺完成一個長程的培訓課程,又開始了一個新的連續培續,開始嘗試向兒童青少年方面發展,向國內外不同的老師學習,接受他們的督導,喜歡被知識包圍著的感覺。看的書、文獻越來越多,聽的課越來越多,接受的督導越來越多,自己要成長的空間越來越多大…

上半年機緣巧合簽了一個公司,給我推薦了很多個案;外出學習時遇到的同行給我介紹個案;身邊的朋友也給我介紹個案…每一周個案量增多也變得穩定。因為個人執業,也面臨很多挑戰,很多突發事件,我也從中學習了很多!

2019年對於我是收穫的一年,除了學習工作,也結識了很多朋友,看到了人生百態,對於很多事情也那麼不糾結了,學會慢慢放下,輕鬆一些生活!我越發喜歡這樣的生活……


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有點困難。

相較於用進展來形容,我可能更加傾向用「變化」來形容這一年。

1)2019年我嘗試了兒童諮詢這個方向。

我小時候的職業夢想是幼兒園老師和心理學家。在我執業成為一個兒童諮詢師的時候,感覺完美地完成了小時候的夢想。2019年,實現了從「被小朋友抓頭髮+撒沙子」到可以完整概念化,聯合家庭工作,在諮詢中策略性完成目標。兒童諮詢小時數從20跨越到240。完成了一個完整的半年期的遊戲治療的受訓。

2)小時數增加和個案類型的擴大化

年初突破100個小時,年終大概突破了400個小時。一周有2個個體督導,2個團體督導,諮詢小時數在成人15個兒童10個左右。因為開始在學校接諮詢,開始接觸很多艱難的不同類型的個案。該踩的雷都踩了,該填的坑還沒填完。

------

我大概是一個很難感覺到自己有進步的人。很多時候像是被工作任務填滿,很少回味自己到底做得好不好。不過,我整體感受上自己身上發生了某一些變化。

例如:從小到大我常常是一個被誇溫柔的人,別人說聲音好聽,很溫和,耐心。但是這些外在的反饋很少讓我真實地覺得自己是一個溫柔的人。但是在今年,某一些時刻,我開始在諮詢中慢慢覺得自己培養了自己「溫柔」的能力。相較於技術的進步,讓我自己成為一個真正對待對面那個人有溫柔之心的諮詢師,是我自己想要的成長。

我想,應該是有進步的。喜歡諮詢中的光。我愛小胖友們。

加油啦。大家。:)


我是學校心理諮詢師,2019年進展還是蠻多的,值得記錄一下。

首先,在知乎上投入更多,也開始嘗試輸出

之前在知乎上主要是看別人寫的東西,2019年開始嘗試自己也寫一些,並且嘗試著回答一些別人的問題,自己覺得也寫了幾篇還算不錯的回答。

然後,在知乎上也認識了一些很有趣的人,不像以前只是一個過客,現在慢慢有了一種歸屬感,似乎是一種團體的歸屬感。

其次,這學期學校的個案量增加的特別多

中間有幾周每周的個案量超過15個。就算是期末了,每周個案也能夠達到將近10個。不僅個案量在增加,而且也能感受到自己確實可以幫到來訪學生,來訪學生也可以信任我。

再次,開始嘗試團體輔導

2019年帶了兩個團體,都是採用亞龍形式的團體輔導。總體上還是一種嘗試,感覺自己團體帶領的經驗非常欠缺,而且團體輔導與個體諮詢真的有非常大的不同。團體的互動信息內容非常大,並且變換也很快,我很難從中提煉出一些主題。在團體帶領中,帶領學生進入自己的感受,還很勉強,很多時候很容易滑入到給建議。

當然,在帶領的細節上,帶領的設置上,都有了一些自己切實的經驗體會,並且在不斷改進中。

最後,開始參加更多的督導

2019年不僅在知乎上找了個督,督導師給了我很大的幫助,而且還參加了三個團體督導,參加了系統內的10多次督導。可以說2019年是對督導需要最渴求的一年。並且也慢慢形成了有諮詢就有督導,這樣的一種工作狀態。當然總體上來說,感覺讀的還是遠遠不夠的。


參加了三場大的培訓。

北京,天津,重慶。

外出心理服務60天(全省)。

寫稿10餘篇。

大概上了200來天門診。工作量有700左右吧。

組織4000人左右的測查,回訪,鑒定。

消耗非常大,很疲憊,正考慮換個活法,重新開始。


2019年是我來到現在這家培訓/諮詢機構的第二年,去年8月入職。

作為心理諮詢師,我本身是心理諮詢師科班出身,大學學的是應用心理學,學校的培養方向基本就是人力、教育和心理諮詢,課業學習上也是這麼安排的,但是大學不提供任何證書,還是需要自己考,所以我在大學的時候考取了國家三級人力資源證書和國家三級心理諮詢師證書,也考了教師資格證(高中)。

大學畢業後,我進了一家港資企業做心理輔導員,之後又在一個網路平台上累計了好幾百的個案量,所以,在我來這家公司前,我已經擁有了上千個個案量,並且會談了更多個案。

我來這家公司之前就在做網路諮詢,因為接觸了企業內免費心理諮詢,也接觸了網路諮詢,但是沒有做過地面收費諮詢,而我對自己做地面收費諮詢又有些膽怯,所以,我選擇了一家在深圳來說還蠻有名氣的機構面試,這家機構又有心理諮詢中心又同時做心理學培訓,了解它的經營模式,同時在工作之餘蹭一下一些老師的課,於是,我在這裡正式工作了。

去年8月入職,到現在。我的工作身份剛開始是諮詢中心助理,而後轉成銷售,但是始終承擔諮詢中心助理的工作任務。

那我就談一下我今年的收穫吧。

心理諮詢師要成長的主要是兩個部分,一是修內在,也可以稱之為「心法」或是「道法」,二是修技能,也可以稱之為「術」。

1.個人成長

我首先呈現出一個結果吧:我今年一年幾乎沒有接心理諮詢,其實不是外在技能,而是內在能量不夠,我不敢去接地面心理諮詢。9月開始,我們公司搞活動,公司讓我接了累計3個公益的諮詢,接第一個諮詢的時候,我儘管看似淡定,但是內心其實很波動,面對的來訪者是跟我年級差不多,甚至閱歷比我更豐富,這是我所自卑的地方,10月份我經歷了很大的波動之後,到11月再接第二個面詢的時候,我內心已經很淡定了,那個個案的情況其實挺嚴重的,但是我心理的感受是穩定而有把握的。儘管我不施粉黛、沒有化妝,穿著樸素,我卻內心毫無波瀾,這一點,使我對接地面諮詢開始有了譜。而為了達成最終的這個結果,在今年一年裡,我從以下幾個方面做了努力:

(1)個人體驗:從去年11月開始,我持續接受心理諮詢,找了一位精神分析流派的諮詢師,同時矛盾衝突嚴重的時候還找了一位資深的認知流派的老師處理問題。這兩位老師提供給了穩定的支持能量,陪伴和支持、理解是我前階段在諮詢中需要的,兩位老師都讓我找到了部分的歸屬感和依靠感,彌補了我童年情感疏離導致的缺失。

(2)小組活動:從今年3月以來,我持續帶學習成長小組,目前其中一個小組持續了30次,另外一個小組持續進行了18次。帶小組的過程中:首先是對我個人領導能力的挑戰,從封組時的焦慮到小組矛盾爆發時的遊離,到現在重新開始整合小組,我們小組經歷了一個完整的小組成長的過程,初始形成--衝突反抗-凝聚力形成-中止,中止並沒有意味著小組的停止,而是階段性地成長到一個新的階段。我作為組長,前期,每一次結束之後學員很難獨自承受小組帶去的衝擊而要和我溝通,我陪伴疏導;當小組矛盾爆發,我會鼓勵充分表達;同時,還要經受大家對組長的攻擊。這些,無不是對我的考驗。二是浸泡式的個人成長:小組成立之後,我是組織者,同時我又是參與者,另外,在我們這邊學習心理學的同學,一般是年級比我大的哥哥姐姐,他們會包容我的錯誤,又因為大家一起學習心理學,他們能理解我內在的創傷, 在我脆弱的時候,或是在小組脆弱的時候,他們都會及時站出來支持小組,或是支持我。讓我內在也修通了很多。最近一次小組活動中,我在裡面暴露了我的脆弱,表達我的憂慮,能夠被充分理解,我很感恩。

(3)跟老師們的交流:機構的諮詢師都是非常優秀的諮詢師,他們真的很樂於幫助人,也樂於傾聽,我們在諮詢中心值班的時候,如果有時間都會跟老師簡單討教幾句自己的工作生活或是情感上遇到的困惑,老師都非常寬容地聽我們說,也耐心地解釋給我聽,甚至會說幾個點,激發我去思考和自我覺察。

(4)包容的環境:諮詢中心整體包容的環境,允許我更願意去表達。

說了這麼久,想要表達的就是我在這一年裡的做了這麼多的事情,而我這一年的個人成長主要是我在心智化上的成長吧。

2.專業技能

專業技能上,從實踐上來說,我接的個案量並不多,更多的是學員們喜歡和我討論自己的問題或是在諮詢中遇到的困擾(不泄密的前提下),他們給我的反饋是:直覺很准,溝通之後很有啟發,能夠促進對個人的理解等。

3.處理事情的能力

處理事情的能力的提升來源於帶領班級服務、應付銷售考核和帶領小組活動。這些讓我對問題的思考與以往不一樣。

我仍然還在繼續做個人體驗,希望能夠處理好我的分離個體化的問題。希望自己在修「心」上的成長更進一步。


2019年正式辭去原來的工作,專業從事心理諮詢工作,去北京系統的學習了專業技能,提高了自身的職業素養,我將繼續努力提升自己。


推薦閱讀:

TAG:職業發展 | 職業規劃 | 心理諮詢 | 年終總結 | 2019年度盤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