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起靈的城府有多深?

請結合原著回答,謝謝。


——因為評論里朋友的提醒,對南海王墓做個補充。

吳邪第一次去南海王墓,確實什麼都不清楚,但他的思考一直很混沌,除卻開頭的他自己說過,多年冒險形成的快速確認裝備的習慣,在找到胖子小哥之後,他在推理的時候想問題一直很繞,還像個好奇寶寶,這不是不了解情況的繞,而是整個人對危險的判斷處在一個停滯的狀態,就跟自行車鏈條缺了潤滑一樣。這個時候的吳邪理論上來說是不該這樣的,哪怕是藏海花里的吳邪,剛開頭在喇嘛廟裡敏銳發現自己被人監視,也是能出幾招坑一下張家人的,更何況經歷過沙海的吳邪。

在南海王墓這一段,鐵三角三個人是帶著不同立場進來的。

南海王墓是二叔給吳邪的一個考驗,表面上可以說是去雷城的前的牛刀小試,但實則是二叔設的攔路虎,他根本沒想讓吳邪順利通過,想用這個事讓吳邪自己斷了繼續冒險的念頭,因為他清楚吳邪撞破南牆心不死的尿性。這個從後面吳邪被二叔救出之後吳邪自己的判斷也能證實。那麼為什麼要考驗的他,這裡二叔的動機是什麼。聯繫前面釣王,想讓吳邪意識到自己生命價值的人是張起靈和三叔,瓶和三叔早有聯繫,這個在後面二叔對張起靈的質問里可以證明,也就是說瓶這裡站了兩邊,一方面想讓吳邪繼續走下去,另一方面又想救他的命。而胖子是想讓吳邪繼續走下去的。胖子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配合的,從他第一次跟吳邪說打電話扣小哥的時候就開始了。而二叔的立場是完全不贊同的,只想吳邪老實活著,可以想見三人在事前聯繫的時候,各自的立場有衝突,而又都知道吳邪的脾氣,所以二叔就乾脆來了這麼一招,但表面上卻是,行吧你倆陪他走一遭,去找老三的線索。

於是鐵三角三個人就變成了,吳邪是把作業做好才能出門玩的小孩,胖子是在一邊想讓吳邪表現好的兄弟,張起靈像個監考老師,胖子在進通道前給吳邪打眼色,說我們天真也成長很多了能擔大任,一會兒又是小天真牛b,這話就是個小暗示。

他們被二叔坑在灘涂塌方的時候,原本應該是從張起靈知道的,三叔以前進南海王墓的路進去,結果直接從上面掉下來了,吳邪找到胖子的時候瓶和胖是在一起的,他倆肯定有交流,知道應該是被二叔坑了,但又不確定,劉喪肯定有份沒跑了,但又不能當吳邪面問,不然就都暴露了。不管怎樣先走出去才是真,於是跟吳邪匯合之後張起靈開始保駕護航,他只跟吳邪他們說明墓的結構,還有聲音是從牆壁里傳來的這些關鍵信息,在吳邪胖子分析的時候他全然不參與,只看著牆壁,說明這些他都知道,而且牆壁有蹊蹺,他在懷疑。

第一次發現通道的時候,瓶原本是要一個人進去的,因為這是他絕對不確定的危險,他不能讓吳邪胖子去冒,但最後他被胖子說服了,一個原因就是他還是想讓吳邪自己走下去的。這裡吳邪給他的描述是,他在糾結,而且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他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因為怎麼說都不對,不能說我以前來過這裡,但是這地方是我不了解的領域你們不能去。也不能說這可能是你二叔設的陷阱,我們之前說好的不是這樣的,你不能跟我去。但他仍在觀察吳邪,所以才會有那句你的思緒很混亂。

瓶是從哪裡開始想通一切的,我覺得是在爬通道的過程中,遇到人皮俑之後,他們出了通道,瓶提示所有人他們只有在犀照光下才能看見,而且在發現只有吳邪能看清的時候他就真的急了,意識到他們已經很危險了,尤其是吳邪,再慢一步吳邪可能會瞎,所以他才突然開始強勢拿過主控權,這裡連胖子都驚了,問出小哥是不是吃錯藥了,就是因為胖子是第三層的,吳邪是第一層,瓶是第五層。瓶知道很多,他只是暫時沒想通風水局。

吳邪後面意識到自己其實是被重度感染了,而不是被天降大任,也是瓶的提示。吳邪看著那些詭譎的現象,心想所有人鬼話連篇,後面他們找到劉喪,在快逃出去之前吳邪質問劉喪,劉喪坦言後瓶胖的沉默,也是一個除吳邪外所有人都知情的證明。在他們獲救後,二叔單獨叫住瓶,跟他單聊,應該就是跟他解釋為什麼要坑他,因為他後續還需要瓶的能力,因為還要救吳邪。

二叔這局算的太精,他知道現在的吳邪找外人騙他效果不大,參考雷老頭就是佐證,吳邪很快就察覺老頭有所隱瞞。現在的吳邪誰來騙他,他才會全無防備,就只有他身邊這兩個人。

評論的朋友說的對,南海王墓不能完全說是張起靈的城府,因為瓶其實也被二叔坑了一波。瓶在二叔的局裡被用作破局的棋子,給吳邪保命的護身符。

這裡插個題外的,看小哥心裡有沒有事,就看吳邪對他的描述。當吳邪提到他最近太安靜了,或者跟胖子說小哥最近越來越不愛說話了的時候,那就是張起靈心裡有事的時候。比如在霍家舊宅里吳邪說過一次,他最近越來越不願意說話了,那個時候其實應該是他記憶在慢慢恢復的時候,他不說話,就是在捋。再比如釣王開篇,吳邪說他最近有點太安靜了,擔心他安靜著安靜著得心理疾病,那個時候老張心裡就是有盤算的,於是就有了接下來的整個釣魚之行。

————更新一個————

4.南海王墓——《重啟之極海聽雷》連載版

同樣的原文信息太細碎,我來做個簡單總結。張起靈聯合胖子二叔,引導吳邪去發現雷聲的秘密。故事是以吳邪視角講述的,如果去看南海王墓那一整段原文,會有一種很明顯的感受,就是吳邪的邏輯思維非常混亂,沒有了老江湖的遊刃有餘,甚至猛的有種回到了七星魯王宮時候的感覺。假如南海王墓以三人爬過引七至引一通道為分界點,分成兩部分來看的話,會發現,發現通道前的小哥除了偶爾給出關鍵提示,(比如牆壁中可以傳音,百多引是遺言,引一是警告等)之外,對三人怎麼走出南海王墓一事他是不掌控的。而在吳邪眼睛被蟲霧嚴重感染後,張起靈突然開始強勢掌控整個事態的進程。

這裡就是小哥的城府。

在剛進入南海王墓時,小哥是把主動權交在吳邪手上的,由吳邪自己去探尋一切,他只在旁邊做一個保護者,同時也在對吳邪的情況做一個觀察判斷,接下來去雷城的路能不能讓吳邪也自己走,吳邪還有沒有能力自己走。

「你的思緒很混亂」。

小哥是從不對人做評判的,這句你的思維很混亂,就是他一直在觀察吳邪的一個證明。他在這個時候已經意識到吳邪的狀態其實不好,在由著吳邪這麼走下去,他們可能都會有危險。

在幾個人爬過長甬道,只有吳邪能在犀照光下看到東西的時候,也就是吳邪被蟲霧重度感染之後,他知道情況已經非常危險了,不能再放任吳邪自己走下去,於是他一改之前的輔助姿態,直接強勢接過領導權,(因為他其實之前已經來過一次了)帶領三人走出去。

5.釣王

在雷老頭家裡,從張起靈開口說出「有路能下去,否則牆修不起來」開始,他就在暗中掌控整個事態。幾人去到死水龍王宮,一路上可以說都是由張起靈帶領的,他的最終目的,是用一條龍鰍為指引,讓吳邪看到水下的奇景。他知道龍鰍是人為養殖來守衛水下墓葬群的,對血液很敏感,但他隻字不提,只揪下龍鰍身上的銅錢盔甲給吳邪提示,然後劃破手,用自己的血引誘龍鰍上鉤。吳邪說過,他已經很久不用自己的血做事了,除非是極度危險的情況,因為他的血很特別,傷口破了很難癒合。而為了釣那條魚,他卻兩次割了手,說明他是一定要抓到那條魚。為什麼,在吳邪看來,他抓那條魚,是為幫故人完成最後的執念。但其實更深層的,是他必須要抓住那條魚,只有抓住魚了,有了魚的引領,他才能帶吳邪看到水下的奇景。

他其實和雷老頭一樣,有必須釣到那條魚的理由。可是他從頭到尾,沒有顯露過分毫。

——補充一下小哥為什麼一定要釣到那條魚。

因為他想讓吳邪意識到自己生命的意義。吳邪在一切塵埃落定以後就強迫著,壓抑著自己對於未知事物的求索欲,也壓抑著自己喜歡冒險的真性情。一方面因為疲倦,另一方面,他把自己十年時間裡深恩負盡死生師友的原因,歸結於最初自己那不知死活的旺盛好奇心。在雨村每天躺平過頹唐日子的吳邪看似平靜,卻不是真正的吳邪,也不是吳邪真正想要的,張起靈看出了這些,所以他才想用一次釣魚的短暫歷程,和水下奇景來告訴吳邪,這些確實就是你想要的,無論是以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如果以前的天真無邪是一個圓點,那麼經歷過無數事情後的吳邪只是把這個點拔高了,但這個點還是這個點,所以你不必欺騙自己壓抑自己。這也就是吳邪在釣王結尾的地方提到的所謂螺旋上升,求索與冒險,好奇心和求知慾就是吳邪生命的意義,張起靈希望吳邪振作。後面吳邪在重啟篇里吐槽張起靈愛釣魚,是指張起靈表面上老出去釣魚,其實是瞞著他和胖子去和三叔暗中聯繫去了。

老張:現在的你已經能很好的在好奇心和作死之間找到平衡了,所以不用壓抑自己,振作起來。

比如在釣王最後,吳邪選擇了在死水龍王宮門前止步,不是就此放棄,也不是莽夫一樣直接闖進去,而是等做好充足準備之後再來探索,就是最好的證明。

6.十年之約——《盜8大結局》

著名的「十年之後如果你還記得我,你可以帶著鬼璽打開青銅門,也許你還會在裡面見到我。」

張起靈是整個盜墓筆記里洞悉人心最透徹的人,那時的天真吳邪,在他眼裡就像一條前後通明的短巷子,一眼就能看到頭。他知道吳邪是絕不會放任他隻身涉險的,所以最後說服吳邪離開的時候,他用了一個緩和的辦法,給吳邪一個十年之約,就是大人騙小孩常用的那種把戲,你乖乖回去把作業寫完,明天我就來接你。十年之後的未來是可期的,所以當下你有足夠的理由離開,也不必為你沒有勸回我而有負擔。這簡直太聰明,太熟練,太老道了。

著名的「用我一生換你十年天真無邪」,是張起靈這個最懂人心的人最深的城府。

——————原答案——————

有城府,而且很深。

舉幾個例子。

1.悶油瓶十三歲——《藏海花》

這裡原文信息太細碎了,就不貼了,我總結一下。根據張海客的敘述可以知道,當時十五歲的張海客因為擔心十三歲的張起靈年齡太小,孤身一人放野太危險,所以選擇離開原本同行的夥伴,和張起靈一起上路。兩人轉了大半個中國,一無所獲,後來和同樣一無所獲的另外三個張家小孩相遇,一行五人結伴去盜掘了馬庵村的祖墳。幾人下到馬庵村祖墳後發現了張起靈養父的屍體,進而發現了張家人內鬥的現場,幾人立馬意識到這絕非偶然,而且一定和十三歲的張起靈有關,回想一路上,來這裡的信息都是張起靈提供的,於是幾人立馬質問張起靈,從張起靈和張海客的對話中可以知道幾點信息。

在馬庵村祖墳之下,是張家人經營盜掘多年的泗州古城遺址,張起靈從出發放野開始他的最終目的地就是這裡。但他卻隻字不提,和張海客一起轉悠了大半個中國。他這麼做有幾個很深的目的:

1、他知道泗州古城是一個如果沒有他的血就必死無疑的地方,張家人在那裡進行過一場內部權力的鬥爭,張海客出於好意跟著他,他寧願跟張海客瞎轉悠找機會跟張海客分開,也不想帶張海客去涉險,攪進張家骯髒的內局裡,因為一旦被發現張海客必死無疑。這個可以說是出於小哥的善良。

2.他不跟張海客提,另一個原因是只有張海客和他兩個人是完不成下到泗州古城需要的作業的。不知道小哥原本的打算是怎樣,反正張海客跟上他以後他原本的計劃就被攪了,他應該是想等有機會跟張海客分開後再去泗州古城的,然後這個打算又在遇到另外三個小孩後改變了。在張海客問他為什麼騙他們的時候,小哥的回答是「我太小了,很多事情我做不到」。這就是他後來一路引幾個人來這裡的原因,他在等到足夠的人手力量後,決定利用幾個人的力量來幫他達到下泗州古城的目的。

3.小哥去泗州古城的目的,是要找到遺失在那裡的族長信物,六角鈴鐺。當時才十三歲的悶油瓶,親眼目睹張家內部無數權力鬥爭後,意識到對那時的張家而言,能力已經不是成為族長最重要的因素,而是誰擁有六角鈴鐺,誰就能成為族長,也意識到鈴鐺能帶他去看張家最核心的秘密,能帶他了解他的身世,他成為聖嬰的原因,他所處的這個家族為什麼會存在在世上。

這些是當時才十三歲的張起靈就有的心計。

2、雲頂天宮

這一段潘子在說陳皮阿四的壞話,張起靈在潘子話頭正猛的時候,莫名其妙用力捏了潘子一下,乍一看會讓人覺得他要麼是護著自家鐵筷子,要麼是單純覺得潘子吵。但其實這裡小哥這個動作目的同樣很深。他的聽力和警覺性是這幫人里最好的,所以他比這些人都早知道陳皮要進來了。陳皮的手段張起靈是再熟知不過的,老頭做事狠辣非常,他不讓潘子說下去,是不想讓老頭聽見,這一捏其實是保了潘子一波,同時也不想因為這一點小事導致喇嘛隊里內訌,影響他上雲頂。

3、蛇沼鬼城

「文錦看著悶油瓶,似乎在和他做一個交流,但後者沒什麼反應。」

文錦:我要開始騙他了,等一下無論我說什麼你都別露餡。

瓶:你隨意。

不動聲色晃點吳邪的事他張起靈做過的就不止一次,跟三叔文錦之類的人聯手騙吳邪也是有的。當然一個是為了保護吳邪,另一個也是為了計劃。

張起靈從小長在張家內宅,人性的骯髒鬥爭在張家內部只會多,不會少,張起靈性格里對人是極端不信任的,不信任人的人沒有城府是很難生存下去的。小哥也是從小就沒有被教好,張家說到底虧欠他太多了。

但最難能可貴的是,在那樣陰暗複雜的環境當中,他的聰慧並沒有讓他在看透一切之後變成一個擅長操控人心的陰謀家,反而令他生出了屬於他的神性,這就是小哥性情良善且始終如一最好的證明。順帶一提,小哥的善良和不信任人始終是掛鉤的,這也是他看透人性的一種表現。這一點在小說原文中也有幾處比較明顯的佐證。

比如藏海花里,小哥對喇嘛的提問,是有問必答的,吳邪吐槽他太不夠意思,怎麼對著自己的時候他就守口如瓶。這裡就是因為他對人性的不信任。他可以對喇嘛說任何事,是因為喇嘛是離佛最近的人,無論他說了什麼,喇嘛都不會對他說的內容生出任何的念,那麼秘密也就止於此,但世人卻不行。他不對吳邪說,是因為他深知他所知道的一切,無論他對誰說,怎麼說,這些秘密最終都會以任意一種形式被傳播出去,而最後因這些秘密造成的任何後果都不會是他願意看到的。他的沉默是他對人性的不信任,也是他對吳邪和世人永遠堅守的保護。他要讓一切在他這裡畫上休止符,只要他不說就沒有人會知道,而且他真的能做到,或許也只有他能做到。

所以小哥相比常人,反而會對行將就木的老人(比如吳邪提到的雨村裡即將去世的老人家),懵懂無知的幼子,或者世間有靈的生物(比如小滿哥),對他們會有一些情感流露,因為一個即將西去,一個還未成人,而一個始終純粹。小哥最後會選擇留在吳邪身邊,應該也是因為吳邪身上那始終如一的真誠和純粹吧。


小哥肯定是個城府很深的人,你看他扮演的禿頭教授,說話一套一套,唬得天真一愣一愣,連胖子、阿寧都瞞過去了。其實他把天真看得很透,連他要去墨脫都計算好了,讓胖子給他三樣東西。

小哥是個活了一百多年的人,從聖嬰跌落神壇,被人冷落,再到被別有用心的人扶上族長位置,歷經家族滄桑。幾十年下斗經驗,之中還跟九門的人還有當局有過各種瓜葛,雖然老是失憶,但是這麼多的經歷都留下了印跡。

小哥雖然有城府,但他很純粹,因為看慣人世,所以跳出三界,與人無涉,他看破但不說破。他就像一個世外高人,身懷絕頂武功,來去自如。世間的人與他無瓜葛,直到遇到吳邪和胖子,才與人世間有了牽扯。

他有城府,但無害人之心,他是個目的性很強的人,跟他無關的事他不會插手,因此很淡然。


有的。

毫無疑問小哥是很純粹的人,從平時沒事時候可以發獃一整天的描述就可見一斑。

但作為曾經夾喇嘛的高手小張哥,沒點城府,早被人陰死在了下面

沒有城府,如何能一次又一次保護天真和胖子

沒有城府,如何能在張家古樓覺得自己快死前笑著說天真說還好沒有害死你

沒有城府,如何能瞞著天真到青銅門前送他出去為他守門十年

沒有城府,如何在雨村偷偷聯繫三叔,和瞎子他們冒著危險救無邪的命?

我始終覺得我們如此喜愛小哥,不是因為外貌或者冷峻的人設,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生命中有這樣一個人:他不算計你,卻用城府保護著你,無欲無求,但行動起來總是讓你安心,只要他在,多麼危險的環境都會讓人覺得放鬆起來,因為他無害。

對,就是無害,他的善良一直都是純粹的。城府深沉又純粹善良的小哥。


答案是肯定的,有,並且可以說很深。

這和小哥活了近百年,看盡世事無常有很大關係,且他是個極聰明的人,有城府並不代表這個人壞,城府深也並不是什麼貶義詞。

心有城府往往是對一個人極其聰明的認可,只是歷史原因,很多人會覺著城府深是壞事。

小哥是那種深諳人心卻又遺世獨立的人,他什麼都清楚,但是在沒有涉及到他和身邊人安全的情況下,他選擇不說。其實很多時候在絕對實力的面前,任何計謀都沒什麼作用,在小哥身上就可以看出。


張起靈一看就是個修行人,

在「邛籠石影」這一部裡面,在巴乃群山中有一群以食人為生的密洛陀,前往古樓密境的通道在它們的遏阻下兇險萬分,有一個情節我記得很清楚,鐵三角被直接困在了密道里,周圍石壁圍著的全是張牙舞爪的密洛陀,連著被困了幾天幾夜,王胖子和吳邪這種坐不住的毛頭小子就只能煩躁地東竄西竄,張起靈卻可以一直打坐,不驕不躁,這種情況下還能完全做到心靜和凝神,這個挺不簡單的

在「雲頂天宮」這一部裡面,一行人,各自心懷鬼胎進雪山,但如果沒有張起靈偷偷摸摸用玉璽進行某個騷操作,他們這群人實際上是進不去那個地宮墓室的,更沒有後面的故事發生

在「謎海歸巢」這一部裡面,充分展現出此人的演技高超,且從來不和任何人交代他的行蹤、動機和目的,自顧自地總是讓好兄弟吳邪氣個半死,比如看都沒看清楚的泥人,他可以直接喊道「是陳文錦!」嗯,這個是書裡面比較明顯的破綻了(他扮演禿頭那個橋段可是經典)

實際上,只要吳邪不care張起靈的動機,張起靈是永遠不會和任何人透露他的想法的,因為他可能心裏面明白,豬隊友只會壞事兒。。。

在「陰山古樓」這一部裡面,面對雲彩那麼可愛的女孩子的瘋狂示好,都可以做到無動於衷毫無興趣,不是因為念著王胖子的兄弟情,而是真的不感興趣,寧願選擇遠離篝火一個人靜靜,然後順帶觀察下周圍的情況

為啥我說他是個修行人呢,因為不管張起靈這個人有多聰明和城府,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起過害人之心,反倒是一直在保護隊友,不貪不爭不搶,反而成了個最大的大佬

他讓我想起了逍遙遊的一句話,「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

張起靈具體年齡大家都不曉得,也不知道他到底可以活到多少歲,再看下陳皮阿四,利益熏心殺人如麻,最後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對比下這倆人的境界,高下立判了吧

實際上用城府深來形容他都只是蟪蛄不知春秋罷了,他的心裡可能早就裝下了整個宇宙

很多年沒看過了,以上是大致記得的

有什麼細節錯誤煩請糾正我一下。。。


推薦閱讀:

TAG:盜墓筆記書籍 | 藏海花書籍 | 沙海書籍 | 悶油瓶 | 張起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