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認同「正義也許會遲到但不會缺席」這句話?

幾年前,看到一些視頻,新聞事件,人們往往會慷慨激昂的說一句,「正義可能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但在這幾年,這句話便不被大家所認同了,或者說,有部分人開始反問,「遲到的正義還能叫正義嗎?」你們還認同原先那句,雖遲但到嗎?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總不會缺席的。」

「遲到的正義,已非正義。」


不認同,不認可。遲來的正義非正義。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這是美國大法官休尼特的名言。這句話的本意是對遲到的正義的一種批評,但是卻被我們大部分認為是一種對正義的正確解讀。

相對於正義不會缺席,還有一句與其對應的英國法諺遲來的正義為非正義。這個體現就是司法程序正義而非實體正義的重要性。

程序保障公正。一旦程序失衡,那麼結果的公正只會帶來不確定性。

公正包括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兩個方面,實體公正是結果的公正,程序公正是過程的公正。兩者需要相輔相成,程序公正是保障是基礎。因此,在追求實體公正的過程中將程序公正優先對待,程序優於實體。

冤家錯案的出現,很大程度上都是在於程序的不當。程序的不當就直接影響了案件的最終結果。

有的案件涉及生命,而生命只有一次。後來的正義只是在名義上恢復了,但是生命不再來。

聶樹斌案,呼格吉勒圖案,兩個人在程序上均存在重大失誤,結果短短時間,完成了偵辦到死刑,從此陰陽兩隔。後續的平冤,但是人已經不在了。即使換來了無罪和賠償,但是這個對於一個生命來說,公正嗎?

張氏叔侄案、張玉環案,用了大半生的時間進行申訴維權,最終換來了遲到的正義。慶幸的是,他們還活著,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但是失去的青春這個誰來彌補,無法彌補。創傷如何痊癒,無法痊癒。程序的瑕疵,註定了正義的遲到,遲到的正義,缺乏公平而言。

正義是保障我們每個人的合法權益的,希望他一直準時存在。遲到,不可原諒。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我以前講過,問題在於,正義遲到這件事,本身就特別不正義。

更何況遲到也是分時間的,遲到個三五天說實話我不算太在意,可我們用這句話的時候,往往都遲到好幾年了吧?

老闆讓你今天上班,你明天早上來說我遲到了,你問問考勤人員算你遲到還是算你缺席?

正義這個詞,具備天然的神聖性,用遲到來修飾它,就好像用茹毛飲血、喜食生肝來形容天使一樣,都是只是表面的虛偽罷了。

某位老師曾經說過,任何正義的結果,都不能通過不正義的手段達成。

拋開他身上其他的爭議,這句話我是極其認可的。

而正義遲到這件事,就往往意味著不正義的手段,比如 @明·濤 學長提到的不當的司法程序,比如人治大於法制的古代,比如相關部門被腐蝕……

同時,我不接受這句話的另一個原因,也可以用遲到的例子來詮釋。

如果你遲到五分鐘,老闆覺得不耽誤你工作,很可能就饒了你。

如果你遲到幾個小時,你答應老闆加班補回來,老闆也可能會網開一面。

從這個角度看,你遲到一天被算作「曠工」,那是因為你確實對工作造成了個人難以彌補的影響。

如果遲到的正義,能把自己「遲到」所造成的影響,全部抹除,那我可以接受。

然而對於那些冤假錯案下的死刑,既定結果已經無法彌補,對於那些被錯誤關押多年的人,逝去的光陰無法回來。

所以我始終無法對這句話表達認可。


不認同。

並不是因為遲來的正義是非正義,而是正義缺席的事情太多了,這個說法只能是個美好的理想。

實際上:

幾乎所有的正義都是遲到的。

如果以把嫌疑人正法為正義的標誌,那除了警察當場擊斃歹徒,沒有不遲到的。

現在一起命案,審理時間動輒兩年,受害人家屬一直擔心被告被判死緩,即便兩年後真的槍斃了,兩年難道不算多嗎?

憑什麼我的親人死了,嫌疑人還可以繼續活兩年?

很多法律人天天拿著一句遲來的正義是非正義說事,那到底什麼是遲到?

當然,我絕對不支持法院從快處理,因為司法最重要的是公正。

如果全部兩個月內辦結,導致有了冤假錯案哪怕一起,追求的速度就毫無意義。

只有正義才是正義,正確的東西才是正義。

正義很可能會缺席。

我們眾所周知的是南大碎屍案,只是這個有名。

而全國超過20年沒有破獲的命案數字…

2000年前後,一年的命案大約3萬起,破案率不足90%

這些案子都能得到伸張嗎?

天底下缺席的正義少了嗎?

我家人也有被詐騙的,我姐姐辛苦賺來的半年的工資被騙走,老家警察也沒有追回來。

正義非常珍貴,所以才值得我們追尋。

無論如何,盡全力讓正義到來才是對的。

假如有一天,南大碎屍案破了,我依然認可這是正義,因為來之不易,因為這是幾十年絲毫沒有放棄的結果。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出來輕飄飄的一句「遲來的正義有啥用?」

qnmd,你行你去查

正義不僅可能遲到,也可能缺席。

遲來的正義也可能是正義。


以偏概全的典型。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好人有好報等老話一個套路。

反例可以很好地說明問題。

比如,積年未破的殺人案件總會存在,正義對部分受害者而言永遠不會到來,正義恰恰缺席了。天網漏了。壞人沒有得到報應。

慷慨激昂說這句話的人,是在正義到來後說的。所以正義要麼及時到達了,要麼遲到了,反正它是到場了,慷慨激昂的說這句話沒毛病。

但是他們選擇性忽略的是正義根本沒有到來的那些案例。

這只是大家的美好願望,在案件一時破不掉的時候可以說:

今天,正義還沒來,它遲到了。願正義不要缺席。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壞人一定會被繩之以法。 現在抓不到也沒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生活是很殘酷的,不會每次都是happy ending,無奈而現實。

可受害者一聽這些話,心裡生出一些暖意,眼裡冒出一絲希望的光,慢慢回家了。


推薦閱讀:

「聽從我心」和「走出舒適區」是不是矛盾的?
是不是每個人都自認思想境界高於同齡人?
怎麼反駁別人說我讀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很裝逼...?
怎麼知道細胞到底有沒有思想?
在地域不發達的地方會不會限制人的思想?

TAG:法律 | 哲學 | 思想 | 社會 | 正義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