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博主 kiva-- 發表2.23日在朝陽區四得公園的遭遇有什麼看法?

在最前:這件事情目前只有@Kiva-- 的主觀文字敘述與部分視頻,還原事件真相和細節還需要其他證據/監控等。

這件事情有錯誤的是 違反規定不聽勸阻的博主 和 肆意辱罵他人破壞財務的男性

而引爆這件事的最重要的部分 就是 博主在經歷了這件事後在微博上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個弱勢群體來為自己開脫/提醒大家/博取同情/求聲援


我們首先先去掉性別看這個問題 性別問題往後放

1.公園內滑滑板被保安制止

博主沒有看到門口公示的公園禁止項目,違規在院內滑滑板,博主錯在先。

在被公園管理人員制止後沒有停止違規活動,而是憑著直覺「滑走了」。

被管理人員要求出園至門口看規定後拒絕出園看規定,要求保安出示明文/拍照。

在保安去拍了規定並返回至事發處,給博主看後,博主停止滑滑板。

前半部分是博主在沒事找事。

首先,規定就在門口標著呢,你沒有注意就入園違反規定本來就是你的問題,保安阻止違規行為合情合理。

其次,博主質疑保安沒有出示明文規定,保安要求其出園去門口看規定,博主認為「這是公園,我是公民」

在你是公民的時候,你還是公園的使用者,應當遵循公園管理規定,服從公園管理人員管理。

您要求保安出示明文規定,您不出園看告示牌是期望著人給您把牌子搬過來?更何況後續保安把規定拍給您看了。

要是說保安去門口拍規定再折回來給您看,這段時間內您認為保安是沒有出示明文規定,這可就是沒事找事了。

帶身上還得找一會呢更何況去門口拍。

這裡能上升到對公權力的質疑嗎?質疑當然合理,我們也鼓勵這樣的質疑。

但是大部分正常人在受到勸阻/質疑後首先會是停下被勸阻/質疑的行為,在確認好規定後再決定是否繼續這項活動。

而博主憑著「本質上覺得這樣的規定很無理」繼續這個違規行為,這不就是……沒事找事嗎。

換個情境,就像在打人的時候有人來阻止你,你說「你要拿出來明文規定給我不能打人」之後接著打人,直到人家拿出來一系列法律法規。

為什麼大家會認為「打人是不對的,是錯誤的」,因為這是一個社會常識。而大部分該公園的使用者在使用該公園的時候的常識還是「這裡禁止滑滑板」。

還有就是關於這個公園禁止滑滑板的規定是否合理,是否需要質疑。

對於一個在北京市四環邊上佔地16.7公頃的,服務於周邊住戶,用戶包括老年人、幼童的全年齡段、主題是休閑娛樂的綜合公園,這個規定應當是合理的,被禁止的不只是滑滑板,還有其他可能會對公園使用者帶來危險性的活動或器械。

質疑當然可以,但是質疑的方式絕不是「叫領導過來」和「我覺得不合理所以我要滑」,這是沒事找事。

一個案例就是上海迪士尼禁止食物入園,質疑者通過訴訟/投訴的手段,迫使上迪修改了這條違法的規定。這才是質疑規定的合情合理合法方式。

您要是覺得跟保安硬來叫「質疑規定」,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要是說在這個階段公園保安有錯誤的話,就是「沒能及時準確描述禁止項目」,要說這是業務不熟練,也勉強說得過去。

但還是,博主錯在先,沒有看到明示規定,違反公園規定滑滑板。

2.和保安起爭執後被陌生男子辱罵/毀壞滑板

這可就是那 肆意辱罵他人破壞財務的男性 的問題了,您要是覺得自己的權益收到了侵犯,建議、支持博主報警立案或通過訴訟等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名譽/權利/財產安全。

博主說在這個階段保安沒有制止那個男性,最後那個男性還跑了。

博主提供的視頻中保安很明顯在拉架,用身體來隔開博主與陌生男性並不斷解釋規定,要是說這沒制止,可就太顛倒是非了。

還有就是博主之前對保安說「叫領導來」「你媽也是媽」,很明顯就是看不起保安,在質疑保安的管理,恕我直言,要是在這種情況下您還指望著保安主動維護博主,那可真是異想天開。

至於能不能留住男性,保安沒有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權力,即使是警方,也要在相應法規的允許下。

再說,現在攝像頭這麼多,社區登記信息這麼全,更何況博主還錄了視頻,所以還是那句話,支持博主報警立案或通過訴訟等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名譽/權利/財產安全。


然後我們再來帶著性別問題看。

首先還請想一下這個問題涉及不涉及到性別。

先把事件中所有人的性別去掉,您會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再代入原性別,您又會怎麼看待?再把所有性別反轉一下,您會怎麼看待?一個小夥子在公園內違規滑滑板不聽保安勸阻最後滑板被一位中年女性砸了,您會支持誰?

先上結論,首先將問題上升到性別的是博主。

可是不對呀,先提到帶性別的不是保安嗎?「別跟個大媽似的」

冷靜下來想一想,保安想表達的意思究竟是「別拖拖拉拉蠻不講理」還是「你是個女性所以我要用『大媽』這個詞侮辱你」

保安想表達的意思,很顯然是前者。

而後博主認為「大媽」這個詞是對女性的侮辱,回了句「你媽也是大媽」

那「大媽」這個詞屬於對女性的侮辱嗎?我認為「大媽」這個詞屬於對特定群體的【刻板印象】,還上升不到【侮辱】

這個問題我們後邊還會繼續討論

第二個能上升到性別的點就是「博主是個女孩子,處於弱勢,所以那個陌生男性才敢辱罵/打砸」

看人下菜當然是存在的,欺軟怕硬是人類的天性,可是如果要是當事人不是一位女性,而是一個「染髮打耳釘的看起來不三不四的男青年」或者是「一個戴眼鏡的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大男孩」您覺得那位陌生男性會辱罵打砸嗎?我相信會的,但是我相信沒用,事情不可能重演。如果是個男的,雙方可能就直接打起來了,保安還護著你?怎麼可能。拿雙方打起來就是好的處理方式嗎?當然不是。

那女性是弱勢群體嗎?從體力/身型上來說當然是。弱勢群體應當被保護嗎?當然應該。硬剛、發生肢體衝突,那就是拿自己軟弱的一面和人家的長處硬碰硬,傻子才會去做,所以要動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呀!

至於這整件事是否上升到性別對立問題呢?我覺得不至於。


而為什麼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情,又是誰在煽動性別對立。

是博主。是她這篇長博文。

我不知道她是出於什麼目的寫下來的,或許是想為自己開脫?或許是想維護自己的權益?或者是想提醒一下姐妹嗎?或者是把自己的遭遇放上來讓大家替自己鳴不平?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要知道,女性/女權/平權的名聲在逐漸敗壞,很大程度上就是這些人/這種博文的存在。

通篇看下來你會發現滿篇都是「我覺得」「都覺得」「我認為」「生氣難過冷抖哭」「失望難過」甚至扯上了湖北人。

那麼一個明顯的、放在公園門口的牌子被她描述為「很小的牌子很小的字」

博主你想想,為什麼大媽認為你在罵保安?是因為你錯了,你違反了公園規定,破壞了公共秩序,不服從公園管理。

你寫到「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你在捍衛的對象是所有女性」,因為只有你自己認為你在「捍衛女性」,大多數人都認為你在無理取鬧。

你寫到「他們不會明白我實在捍衛我們的共同權力」,因為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先破壞了公共秩序。

你寫到「大家只懂得不停的讓渡自己的權利,其實讓渡自己的權力之後的結果就是沒人把你當回事」,然後你「知道去派出所也是不了了之,就離開了公園」,或者您還保留著「網路暴力他人」的權力?雖然不知道誰給您的這權力。

最後有上升到「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女性」,你除了自我感動,還做了什麼?在微博上吶喊?

是誰在不停的敗壞女性的名聲?是誰在給女性帶上「潑婦」的帽子?是誰在不停的加深「女性是弱勢群體」的刻板印象?是你。

你期待圍觀的群眾來替你出頭,維護你,可是是你先破壞了他們的秩序。

還有,在現在這個維穩的大環境里,指望路人來替你做點什麼,可能嗎?

現在又在微博上哭訴沒人支持你?因為你 做 錯 了

就是像你這樣又蠢又壞的人讓性別平等越來越不可能實現。

就是這樣的文章將更多的人從支持平權推向對立面。

至於後續幾條微博,看了,也還是在為自己開脫,最後還說什麼「完全可以網路暴力他」?網路暴力就不算暴力?還「不濫用更大的權力」。誰給你的權力?

博主始終沒有覺得自己「違反公園規定」「不服從保安管理」的行為是錯誤的,還認為自己是「在質疑不合理的規定」,避重就輕的就「沒有與保安好好溝通」認錯。您這一坨微博還可能讓人家失業也沒見您當面道歉去呀。

唉……

這事兒也就是發生在北京,也就是「朝陽群眾」能這樣。

還有好多那這跟「威海大潤發」事件對比的。你只看到了男子胖揍那個女性,怎麼沒看到之前女性試圖插隊,撞掉男子的東西,還掀男子的口罩呢?疫情當下這就是要人家一家子的命呀。不是強勢男性欺辱弱勢女性,是一個人被無理取鬧的人的逼急了訴諸武力。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容許不下「潑婦」行為。(該事件細節仍需監控查證或者警方宣布,在此是據多個來源信息進行描述

說回「大媽」一詞,你覺得不斷地和別人強調「大媽」是歧視,是侮辱,讓大家停止這個稱呼,就能完全解決這個刻板印象?解除刻板印象還要靠所指的群體自身的努力,自身行為的改變才能讓刻板印象/歧視越來越少。

我國女性從解放前的「男人的附庸品」,好不容易通過自身的努力拿到「婦女能頂半邊天」的讚美,現在又逐步被冠上了「田園女權」,您想怪誰?怪這不公的世界?怪男人們?怪「屌癌」?

「gay都是艾滋病」這個歧視又該怪誰?怪「直男」?因為對人們的科普不夠呀,因為男男性行為的確是艾滋病性傳播中的最大比例的呀。

人們討厭「女拳」並不是在討厭女性,而是在討厭/攻擊那些拿女性大做文章、只要權利不要義務、通過貶低他人來抬升自己的又蠢又壞的人。

您覺得您的重點是「有人在攻擊你」,但是明眼的群眾也都看到是你先「無理取鬧」。而這「無理取鬧」就是一切的因。

同理,把一個人的不端品行上升到群體只會讓大家覺得描述者無端攻擊/歧視與侮辱。簡單點就是「地圖炮」,再聯繫這開炮的目的,呵呵呵。


寫到最後也不知道怎麼結尾合適,我既不認同男權也不認同女權,我認同平權

期待 博主這樣違反規定不聽勸阻又蠢又壞的 和 陌生男性那樣辱罵他人破壞財產 的越少越好。

博主要是覺得自己的權益收到了侵犯,請報警立案或通過訴訟等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名譽/權利/財產安全,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而不是在微博上博取同情與關注,繼續加深「女性是弱勢群體」這一印象。

也希望各位不要再煽動性別對立。試圖靠他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是 不可能 真正的獨立的,只會讓自己淪為他人的附屬品。

也希望各位能理性客觀的看待問題、對待問題、處理問題,避免情緒沖昏大腦。

期待我們能早日到達一個平權的社會,願天下眾生平等,早日依法治國。

*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理性討論,罵人的和上邊那個陌生男性沒什麼兩樣。


我認為她是個拳師,還是個煽動社會輿論的高手,後續詭辯這波操作,爺佛了,寧怎麼說?


沒什麼好說的,反而更堅定的認同中國不能實行普選了。

能把一個普通的規則遵守與不遵守,質疑與不質疑上升到男女對立。我很佩服博主的煽動能力,更擔憂能被博主輕易煽動的人。

註明一下:視頻中的那位男士的行為絕對不應該提倡


前面博主不對,後面那男的不對。

博主雖然不對,問題不大,可能是真的沒看。那種牌子,我覺得也沒幾個人真的去看。

主要還是依靠保安去執行監督,保安也是不容易哈。

保安直接帶她到公園門口指給她看就好了,也沒這麼多事……

博主的第二條微博,我覺得還行。


這名博主後面被砸了滑板,雖然從法律上來說男子的行為的確是有損壞他人財物的意圖,但是這個女的更讓人噁心好嗎?還說什麼不讓滑滑板的規定不合理。那你就去質疑啊,去跟上級部門提意見啊,在網路上帶什麼節奏?還把問題上升到女權,通篇跟女權有個p關係,別再給女性招黑了。如果你說規則不合理就不合理,那是不是說我也可以質疑為什麼在國內不允許我購買槍支?人家自由美利堅都槍支合法呢。遇到問題沒有客觀去考慮前因後果,而是把責任都推給別人。


女權主義和當年的愛國主義一樣,已經淪為無恥流氓利己主義的遮羞布。

我曾經也質疑為什麼我國不實行普選,為什麼管制網路輿論。但是我現在堅定的支持,國民素質普遍不夠高的國家,必須由頭腦清醒的精英統治階級管理,必須用一種主流正向的思想去統一言論。

以防睿智攻擊,保護自己,匿了。


如何看待微博博主因在公園玩滑板與保安和路人的爭議??

www.zhihu.com圖標


推薦閱讀:

怎麼看待池子發微博宣布不再參與吐槽大會的錄製?
被人在微博上罵如何罵回去?
有人覺得微博超話有用嗎?
為什麼楊超越微博平台數據那麼差卻還能代言無數國民品牌?
你們有看到微博上現實版隱秘的角落,那個藍衣女孩嗎?

TAG:法律 | 微博 | 大學 | 朝陽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