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師中虞夫人對魏無羨到底什麼態度?

有人說:刀子嘴豆腐心

有人說:虞夫人性子火爆,自然說什麼是什麼


虞夫人(虞紫鳶)是《魔道祖師》為數不多的幾個女性角色,她是江楓眠的妻子,也是江澄和江厭離的母親。

她戲份不多,但個性鮮明突出。

讓人生憐。

說虞夫人對魏無羨的態度,就要從虞夫人的性格談起~~~

筆者這篇文章要為虞夫人正名。虞夫人表面上看起來確實嚴厲,但是內心一點都不壞。

她的初衷一直都是為了讓蓮花塢的弟子們有著安身立命的本事,讓江澄成長為一代名宗主,成為同輩人當中的佼佼者。

高貴的身世,容易受傷的浪漫主義者

虞夫人在嫁到江家之前,她的原家族是眉山虞氏,眉山虞氏乃百年世家,縱橫仙道。雖著墨不多,但家世顯赫,一目了然。

而且她一生喜紫色。

虞夫人大名虞紫鳶,外號」紫蜘蛛「,一品靈器取名「紫電」,

紫色在我國傳統文化里,代表尊貴,如北京故宮又稱為「紫禁城」,亦有所謂「紫氣東來」。

紫色也代表浪漫,喜歡紫色的人,是容易受傷的浪漫主義者,會主動追求理想中的對象,可自行代入與江風眠的聯姻。

性格之一:處世強勢,言辭冷厲。

虞夫人幾乎每次出場,便是因為大事小情,與江楓眠發生爭吵,大多數時候是因為魏無羨。

到氣頭上,全家人一起數落。

她的言語總給人一種尖酸刻薄、嘴下不留情的印象。

畢竟話說得這麼難聽,我們的男主魏無羨內心該有多難受。

虞夫人直接對魏無羨冷嘲熱諷更是家常便飯。

比如吃飯的時候,虞夫人當著魏無羨和江厭離的面,訓斥江澄道「你這輩子都比不過坐在你旁邊的那個人,修為比不過夜獵也比不過,現在連送死都得你先去」,隨後更是拿出魏無羨生母「藏色散人」來說事,諷刺江澄道「誰讓你的娘,比不過別人家的娘」。

還訓斥師姐為魏無羨剝蓮子,訓斥江風眠讓自己的親兒子去溫氏送」死「……

魏無羨從各方面來說,都比江澄要好一些,而且後期魏無羨因為打了金子軒,導致師姐的婚禮黃掉,虞夫人是很生氣的。

反正虞夫人就是氣不順,氣不過。

虞夫人每次不開心,都是因為魏無羨的生母「藏色散人」,連帶著她也不喜歡魏無羨。

魏無「屠戮玄武」後,被接回蓮花塢,虞夫人對魏無羨又是一頓數落,訓斥他一天不惹事就渾身不自在。還冷嘲熱諷地起底魏無羨的身世。

虞夫人的性格一直就是這樣啊,起因還不是因為他們那一代的恩怨。江風眠之前一直傾慕於藏色散人,還替藏色散人撫養兒子成人,像自己的親兒子一樣,而且對魏無羨青睞有加、不喜江澄的做法,也很生氣。虞夫人對此一直耿耿於懷,說實話,這放在哪個正主女子身上,都不會太開心吧~~~

性格之二:口是心非,嘴硬心軟

由於魏無羨的身世,虞夫人一直對魏無羨看不順眼,從小就對他經常責罵、罰跪祠堂,有時候魏無羨也確實調皮。

在魏無羨經歷過「屠戮玄武」後,被接回蓮花塢,虞夫人也是第一時間前去看望,只不過說話的語氣,依然是極其難聽,其實一家人都十分關心魏無羨。

「死小子,可恨 可恨至極,你看看為了你,咱們家遭了什麼樣的禍了」。

這一句,可以看出。虞夫人從未將魏無羨當作外人,而是自己的家人~~~

其實她內心早就明白溫氏的野心,不管有沒有魏無羨招惹溫家這一導火索,江氏都逃不過這一劫。

「魏無羨,你給我聽著,一定要好好護著江澄,死也要護著他!」

表面看來,是虞夫人讓魏無羨好好保護江澄,其實更多的在於,一是讓他們兩個好兄弟同生共死,將來一起重建蓮花塢。二是肯定魏嬰的能力確實比較厲害~~~

性格之三:從一而終,一生只有愛一個人

從整個故事可以看出,虞夫人先傾慕於江風眠,所以請眉山虞氏本家提出家族聯姻,並對江楓眠多方施壓,江楓眠才與她成婚。

所以,先動情的必然是虞夫人也。

虞夫人一直是一位獨立女性,婚後出常年夜獵在外。

對於藏色散人的兒子一直耿耿於懷,這不也恰恰說明,她心裡最在乎江風眠,所以才在乎他的過往。

虞夫人雖然經常與江楓眠發生爭吵,卻悄悄讓其法器紫電對江楓眠認主,順位第二,僅次於自己。

在江楓眠出發去溫氏之前,給他帶葯,「若某人頭痛症發作。記得叫他服用。」某人這個詞一聽就是氣話,但是滿句無不透露著關心啊。

性格之四:堅強女子、獨立女性

「我離了他,難道還不行了嗎?」

這句一聽,又是氣話。

她想證明,自己值得被愛~~~

自己就是蓮花塢的女主人。

有賭氣的成分,但是她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一心只想為保護蓮花塢最後一搏。

性格之五:不卑不亢、護犢情深

有人稱虞夫人為巾幗英雄,連魏無羨對她的評價都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個性女子,她的確夠霸氣,擁有著霸道無雙的脾性,在蓮花塢的江家,她主要掌管著弟子修行事宜,對每個人要求也很嚴格。

虞夫人 :我告訴你何為尊卑,我為尊,你為卑。

壞女子王靈嬌去為難虞夫人,讓她剁掉魏無羨的一隻右手。虞夫人只好用紫電抽了魏無羨,但並沒有動真格,這樣做也是為了維護魏無羨,直到王靈嬌說道要把雲夢作為溫氏的檢查寮,把虞夫人徹底激怒。於是把王靈嬌狠狠地打了一頓。不料王靈嬌釋放求助信號,引發後來血洗蓮花塢的悲劇。

將家中兩個兒子送上船,她萬般不舍,她深知下次見面,就是陰陽兩隔,她已做好戰死的準備,為了江家的尊嚴和未來,她必須應戰~~~

這是一個大義凜然、相當霸氣的女子。

最後與江風眠雙雙戰死,真是眼晴里進了大石頭~~~

連刷三遍,每次到血洗蓮花塢這段就情不自禁淚奔。


感覺他們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吧,虞紫鳶的一些狀態表面上和魏嬰是相反的本質上卻是完全一樣的。總覺得一些事表面和實質是兩回事。這就像你看到一幕:一位阿姨去起訴離婚,丈夫不願離而阿姨又說他們性格不合感情不睦,審理人員問她具體情況,她告訴審理人員他們的十幾個孩子都可以作證,特別是六兒子和三閨女,小孩子是不會撒謊的。這會讓審理人員納悶:這位姑奶奶花十年二十年生十幾個孩子就是為了生出一個陪審團來給她證明他們夫妻感情不睦嗎?你是審理人員也會搖搖頭嘆息感慨這世界太生動了,趕緊讓這位姑奶奶回家。人們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現表述一下如果我是陪審團的一員我會認為事情的事實是什麼樣子的。

按照作者的表述我感受到的是虞紫鳶對魏嬰是極好的,表現出來的事實是,對他好的世間邏輯也是。

虞紫鳶和魏嬰之間夾了江楓眠、江厭離、江澄仨人,所以不得不說一下這仨。從人對人的了解程度來講,江楓眠能看穿江澄,魏無羨能看穿江楓眠,虞紫鳶能看穿魏無羨,江厭離能看穿虞紫鳶。狀態來講,江楓眠比較腹黑,但像聶懷桑是比較溫和善良的腹黑,而江厭離像是把自個兒劈成了好幾瓣,一瓣給虞紫鳶,一瓣給江楓眠,一瓣給江澄,一瓣給魏無羨,一瓣給金子軒。江澄和魏無羨總是同時出入,那種同時的程度像是一條褲子的兩條褲腿,這也是為啥魏無羨表現臉皮厚還是怎樣的時候江澄總給他翻白眼,因為這就像一條褲腿髒了人家會說這條褲子髒了而不會說這一條褲腿髒了另一條褲腿沒臟一樣,他當然要翻魏無羨的白眼,當然一條褲腿有好看的式樣人家也會說這條褲子好看不會說這條褲腿有好看式樣另一條沒有。氣質來講,覺得仨男江楓眠、江澄、魏嬰都比較腹黑,那種實質性的腹黑,倆女虞紫鳶、江厭離都比較有氣度,就是那種實質性的氣度。其實江家的五人之間是有十對感情關係,撇開其餘九對單獨去談這一對會對虞紫鳶和魏無羨啥狀態事實表述不清,現在此說明其餘九對的基礎上推一下虞紫鳶和魏無羨的狀態。

第一,虞紫鳶很愛江楓眠。她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在江家近二十年了還讓人叫她虞夫人,並不是江楓眠不讓人叫她江夫人,江楓眠一直三娘子三娘子的稱呼她對她沒半分不敬而是她一直江楓眠江楓眠的吼江楓眠,完全是她自己在跟自己鬧彆扭,這個彆扭的原因就是她的自尊心,而這樣強自尊心的人當年丟掉自己的自尊心用家族力量給江楓眠施壓成就這門婚事其實很是真愛,愛的很深。而她又嘴巴很硬不願意表現,蓮花塢大禍她送倆孩子到船再回蓮花塢,她那種狀態已是「生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的狀態了(要明白藍家未來宗主藍曦臣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是跑路了),但回給江澄的話卻是「沒他我還就不行了嗎?」。感覺當年成親的那次家族施壓花光了她所有的厚臉皮,此後餘生再也沒有了。就是這樣一個她深愛成這樣的人在魏無羨惹禍了一日千里跑去解決魏無羨的爛攤子的時候她從來沒阻攔,從來沒掉過鏈子。江楓眠對魏嬰好的比親兒子還好她都不去干涉,當然直到外邊傳言魏嬰是江楓眠的私生子的時候那就另說。江楓眠沒有在魏嬰父母雙亡的時候立即去找他領養他而是過了幾年,其實是說明虞紫鳶在江楓眠心裡是有分量的,他應該是用幾年不停地去試探虞紫鳶對魏嬰的接受度,說白了是虞紫鳶給了魏嬰進入江家成為江家一員的pass卡,魏嬰能進入江家的最前提條件就是虞紫鳶對魏嬰流浪在外的不忍心。

第二,虞紫鳶很愛她的女兒江厭離。江澄和魏嬰去岐山接受「教化」之前虞紫鳶發了一通火,能夠繼承本族的世家子弟一定要去一個,她的原話是江厭離和江澄一定要有一個去,她並不因為江厭離是女的並且沒有靈力而把她排除到能夠繼承本族的世家子弟之外,當然又心疼江厭離沒修為然後和江澄說「當然要你去」,江厭離給魏嬰剝蓮子被虞紫鳶訓了一通的時候我其實在心疼虞紫鳶的「憐子」行為,吃的那桌飯其實也是個「憐子宴」。這樣愛江厭離的虞紫鳶看到江厭離對魏嬰好的不成樣子她並不干涉,最起碼在這擔心江厭離人身安全而發火之前她從沒說過,是第一次說。江厭離對虞紫鳶的態度是:你想罵我你就罵,你想訓我你就訓,都乖乖地聽著,反正我是你生的是從你肚子里出來的你又不會把我吃了,我一點靈力都沒有你又不會對我動手,妥妥的「寵母」行為。其實江厭離並不軟弱,她在和金子勛剛的時候就說了:「阿羨是我弟弟,別人辱他於我而言並不是小事」,她對她媽的這種態度正是給虞紫鳶的人品按了章:虞紫鳶說的魏嬰的任何事情都是事實,她從來沒有不講理過。江厭離對待魏嬰像是魏嬰是到她家落腳歇腳的神仙,得好吃好喝地伺候著別讓他走了。這瞬間是覺得江厭離很有氣度的。

第三,虞紫鳶很愛她的兒子。溫逐流最後是被紫電弔死的,忍不住會想如果虞紫鳶不把紫電給江澄她會不會有一線生機,但是她卻把這一線生機的可能性給了她兒子,她對她兒子是真的很愛。蓮花塢大禍之前魏嬰在射風箏說過的金珠銀珠在角落裡盯著他不讓他出蓮花塢的大門,其實別的時候虞紫鳶對蓮花塢都是瞭若指掌的,江澄和魏無羨簡直整天掐架互懟,當然是小孩子玩鬧,虞紫鳶從來不干涉,她那麼愛的兒子被魏嬰揍了她也不干涉。她那麼愛的兒子整天給魏嬰收拾爛攤子收拾十多年她也不干涉。這兒覺得虞紫鳶很有氣度。

第四,江楓眠對江澄是一種很腹黑的愛。這有點兒像的情景:一小孩兒磕了碰了非要爹媽抱抱要不然就在地上打滾不起來,他爹一副你打不打滾與我何乾的態度不理他往前走了,但是如果誰傷害到這小孩一丁點兒他爹根本不會饒了那個傷害到他小孩的人。這也是為啥說江澄產生是非惹了亂子江楓眠總是不去,因為他已經製造了一種狀態:別人並不敢怎麼著江澄,而他處理魏嬰的事情其實是在給江澄留人。三件事:第一件,江楓眠並不是在魏嬰父母雙亡之後立即去找魏嬰的,他去找魏嬰除了虞紫鳶鬆了口之外我懷疑他是看到江澄雖然有很多子弟簇擁但是他並不與別人玩所以他是去給江澄領玩伴的,一個他極度信得過的玩伴。第二,江澄和魏嬰到岐山接受「教化」之前虞紫鳶還在擔心江澄的安全,然後拐了個彎爭取一番讓魏嬰保護她的孩子,她發那通火說白了就是她求人求到一個小孩子魏嬰身上了覺得自己特別沒臉面,如果江澄比魏嬰修為厲害她就不用這麼沒臉面地去求一個小孩子所以她當然要罵江澄修為不行了,你會懷疑她這哪算求人,但如果你見識過偽裝者裡面明鏡對明樓說「你跪下我求你點兒事」的台詞的時候就會理解虞紫鳶這的確是在求人辦事。但是江楓眠直接把魏嬰安排上了,還稍微意思意思一番問他同不同意。第三,江楓眠在魏嬰斬殺玄武后在蓮花塢修養的時候他對江澄說過一番話,他說:「有些話即使很生氣也不要隨便說」,總覺得江楓眠是能看穿江澄的人,父母死後江澄會復盤虞紫鳶說的話,但是十六年後如果他能復盤江楓眠的話的話可能他狀況會好些。所以我覺得江楓眠對江澄是很溫和善良的腹黑的愛。魏嬰和江澄去說那個雲夢有雙傑的話之前說的「哪有人不喜歡自己的小孩兒的,我只不過是因為是江叔叔好朋友的孩子所以格外關照客氣」這句話是表述事實,並不是魏嬰安慰江澄而編的,魏嬰看的懂看的穿江楓眠,這也是他能在江楓眠那兒如魚得水的原因。江楓眠認為江澄和魏嬰的關係就是孫權和周瑜的關係,但是別人傳出魏嬰是江楓眠的私生子的時候虞紫鳶怕了,她怕江楓眠就是孫權——兒子輩沒有好結果,所以才起了那場爭執。

第五,江楓眠對江厭離有種淺淺的依賴關係。就是魏嬰斬殺屠戮玄武被救出來躺在蓮花塢的床上時江厭離給他喝了蓮藕排骨湯然後走開了,江楓眠的反應是坐在江厭離剛坐過的地方,然後那蓮藕排骨湯他也想嘗嘗但是碗被江厭離拿走了,覺得江厭離對魏嬰那種好的程度讓江楓眠暗暗吃了點兒小醋,當然他一大男人又不好表示出來,不像虞紫鳶在江厭離剝蓮子給魏嬰的時候說她「剝蓮子給誰吃」,如果這話翻譯成「為啥不剝給我吃」就會覺得虞紫鳶蠻可愛的,雖然那實際上是場「憐子宴」,當然江楓眠本身對魏嬰的好就能讓虞紫鳶和江澄吃醋,輪到他自己他當然知道啥感覺。

第六,江澄和江厭離之間的狀態不想說

基於這九種感情來講邏輯上虞紫鳶對魏嬰是極好的,但為啥會表現那種狀態?這個分析一下。

首先是自洽問題,魏嬰和虞紫鳶自洽的方式都很別緻。對於魏嬰,當他沒錢的時候會說出「問是問買是買,誰說問了就一定要買」的那種看似不要臉厚臉皮的話,如果他不是主角你也不了解他你簡直能想起那個說著「偷書,讀書人的事能叫偷嗎」的孔乙己,但你明白魏嬰說這話的前景,所以你會心疼魏嬰同時依然覺得孔乙己是屌絲無賴,還有和金子軒打架罰跪他會覺得自己經常跪而金子軒沒跪過會跪的金子軒哭爹喊娘他自己心理就會很舒暢,讓人想起被人打了一巴掌洋洋自得自己震得別人巴掌疼的阿Q,自洽而已,阿Q是無能無賴而魏嬰厚臉皮的時候你總會很心疼他。同樣虞紫鳶的自洽的方式也很別緻。魏嬰他對自己的底線是個無底洞,而虞紫鳶對他的底線很高,單從邏輯上講不管是伸手不打無娘子還是抬手不打笑臉人、刑不上大夫等等魏嬰佔了個遍,一個笑臉相迎的沒爹沒娘的修為很高品行很好的小孩,自己作為名門世家出來的大小姐如果待人家不好那特別有失體統,她越不過底線,但江楓眠和江厭離對魏嬰好的那種程度甚至都讓外人覺得魏嬰是江楓眠的私生子,即使她對魏嬰很好她也要站江澄,因為局面失衡了,那對江澄不公平。

後補:

—————————————

覺得有必要說明一下回答里說的第一句是什麼意思。是覺得魏無羨和虞紫鳶在某些層面上他們是一類人,畢竟很多事情只有他們倆人做過,但可能表相展現的不太一樣,就像同樣一個屏保有的人第一眼看到的是飄蕩的氣球而有的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四壁,虞紫鳶第一眼讓人看到了四壁而魏嬰第一眼讓人看到了飄蕩的氣球但其實他們可能都是屏保式兒的道理。這就像無拘無束的魏嬰很吸引你,但是在你看生活大爆炸看到謝耳朵敲別人門一定要敲三下、和別人相處一定要簽個協議條約時竟然可能覺得他可以和魏嬰一較高下,因為他可以在條約約束不到的地方肆意發揮讓人抓狂還能得個諾貝爾獎,再細看會發現魏嬰其實也內心一直有東西在約束自己。

先說一下別人說的虞紫鳶三天兩頭的罵魏嬰揍魏嬰,想到藍啟仁在問霸下刀靈的時候罵魏嬰滾出去,但你不能只看他罵人,要看到藍啟仁是在口吐鮮血地在罵魏嬰,是在暈中醒來罵完人後接著暈過去地罵,想到蒔花女亂花打人打魏嬰,但也要看到是多情的對原主人念念不忘的別人吟對了詩她會很風雅地送吟詩人花的蒔花女在亂花打人,想到藍忘機罵魏嬰滾,但也要看到是簡直沒說過髒話的藍忘機在罵人滾,這種類似雞蛋揍石頭的事情我一般不會覺得石頭是冤枉的,我甚至懷疑魏嬰已把虞紫鳶氣的內分泌失調,蓮花塢大禍前的射風箏他不射風箏了其餘人也都不射風箏了,所以亂七八糟的亂子你說是魏嬰起的頭看著也並不冤枉他,但這就是少年心性,他一定要做些古往今來都沒人做到過的事來顯示自己有多能,很「執著」,有時甚至不在乎過程只要一個結果,就像他非要做古往今來第一個見到蒔花女真容的人,經歷可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但插曲就是金石開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金石打人,還有殺屠戮玄武時說的:即使斬殺屠戮玄武的時候被屠戮玄武吃了那也是被萬年王八吃的說出去不丟人。他做這些不會傷害到別人,但會讓人有那一瞬間心臟漏掉一拍在懷疑人生罷了。但這就是少年心性,要揚名,要顯示自己有多能。我懷疑他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虞紫鳶看他的眼神就像後來他看到金凌逞能去逮了不得的妖物時的眼神一樣。看到虞紫鳶三天兩天罵他揍他也要看到十六年後當魏嬰看到金凌那樣的時候一樣往金凌身上貼小紙人說金凌有娘生沒娘養,知道是師姐小孩後在清河照樣覺得金凌戾氣重需要敲打,魏嬰簡直是把虞紫鳶對他做的事類似地又對金凌做了一遍,這種事情只有虞紫鳶和魏嬰他倆做過。其實金凌和魏嬰都有一種讓人「借問誰家子」的氣質,別人會忍不住打聽這是誰家的小孩。

接著從虞紫鳶三次出場說明為啥說虞紫鳶和魏嬰在某些層面上很像。切入口說蓮花塢大禍那場,王靈嬌進入門坐下問金珠銀珠為啥不給她奉茶,其中一位說她們有很正經很重要的事情做,奉茶不需要她動手,這時候我笑了,她們的「正經事」在不久前魏嬰不再射風箏的時候說了「金珠銀珠在角落裡盯著他不讓他出蓮花塢的大門」,接著王靈嬌比劃風箏說像太陽是在象徵射日,這個十六年後有提到,一群小孩還真在風箏上畫那類似形狀象徵射日,當時魏嬰腹誹了一通,如果作者描寫虞紫鳶的心理應該也和魏嬰想的差不多,因為從虞紫鳶後面的反應就看出來了,但這事情可能就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的道理吧,接著王靈嬌說魏嬰的不是,魏嬰是啥樣的人虞紫鳶不知道嗎?雖說三天兩頭罵他揍他但王靈嬌不明白的是就是因為虞紫鳶知道魏嬰是什麼樣的人才罵他揍他,魏嬰做了啥虞紫鳶是最清楚的,她的紫電作者描述的使起來有種類似在天打雷劈的效果,都懷疑虞紫鳶就代表了正義,有時覺得如果她是法官的話一百件案子給她至少九十九件她判的是對的,然後就上演了周瑜打黃蓋了么,再然後王靈嬌說要砍魏嬰的手,魏嬰覺得這齣戲還沒完但虞紫鳶讓金珠銀珠關門了,作者可能怕我們聽不明白,在後面讓藍忘機去說虞紫鳶罰魏嬰跪祠堂的事情都傳到姑蘇去了的事情,還有蘭陵金氏在傳江楓眠對魏嬰比親兒子好的事情,如還不明白,還有一場描述,殺掉屠戮玄武后魏嬰在蓮花塢養傷時虞紫鳶和江楓眠起了爭執,江楓眠拉著虞紫鳶說「我們回去說」 虞紫鳶說「去哪裡說,我偏要在這裡說,反正我問心無愧」 。這三件事就是在說明虞紫鳶對魏嬰做啥事都從沒背著人,從沒在背後說魏嬰的不是,要說都在魏嬰面前說,所以說這個關門就從來不是要對魏嬰做什麼,而是她要殺人了,殺溫家修士,當有人要砍你的手某一個人火氣起來要把那要砍你手的人殺了並不覺得那人是對他不喜歡的。虞紫鳶又繞著魏嬰轉了一圈,那應該是在掂量要冒的險,王靈嬌是不是有備而來,如果有備而來那麼江家根本無法與溫家相抗,江氏其餘子弟全部處於危險,斬殺屠戮玄武后蓮花塢里虞紫鳶也說了魏嬰打王靈嬌是「明知會給家裡帶來什麼麻煩卻還要鬧騰」,王靈嬌和虞紫鳶第一次見面王靈嬌傳話子弟去「教化」的事的時候虞紫鳶就厭惡她還發了一通脾氣,但她還是說出魏嬰招惹王靈嬌溫晁是給江家惹亂子的話,她很明白惹了他們會帶來什麼後果,這個後果都讓她覺得世家子弟排名第二第三的藍忘機和金子軒死就死了,死了是他們造化不好,用不著魏嬰去逞英雄。但她現在卻在要逞英雄要關門殺人,但如果她賭輸了王靈嬌是有備而來那江家上千子弟是處於危險,所以她遲疑,這千鈞一髮之際心臟簡直比汶川大地震影片里問救女兒還是兒子還緊,這時候王靈嬌把劇情往前推了一下,她提了監察寮,這時候虞紫鳶終於可以不用單獨為了魏無羨而去做這些了,她扇了王靈嬌耳光,她自己在做著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事情了,這就是我覺得像是只有魏嬰和虞紫鳶他倆做的事——逞英雄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就是我所說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了。她還並沒有讓魏嬰有太深的內疚,從魏嬰在夷陵監察寮的反應看魏嬰的確是覺得監察寮是壓倒虞紫鳶內心決定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稻草,甚不知這個可能要提前到她說關門的時候。順便說一個,這麼可惡的王靈嬌只有虞紫鳶和魏嬰打過。

再一個他們相同的地方就是他們的狀態貌似都覺得厚臉皮是一種資產的狀態,厚臉皮要花給自己能看的上眼的人。虞紫鳶家族施壓逼江楓眠成親貌似一次性花完了,要去岐山「教化」那時稍微覺得虞紫鳶有了點兒厚臉皮,魏嬰應該是虞紫鳶看的上眼的,只不過魏嬰厚臉皮別人內心舒暢而虞紫鳶厚臉皮別人內心彆扭罷了。

再去細找會發現只有虞紫鳶和魏嬰倆人做的事很多。有些是虞紫鳶罵魏嬰不該這樣然後她自己做了,一些是虞紫鳶死後魏嬰不自覺的做了和她相同的事情或者對一件事情魏嬰和虞紫鳶有了相同的看法。


我非常理解虞夫人

她就是如你如我這樣,不茶,不婊,不聖母,不白蓮的鋼鐵直女啊!

她對羨羨不喜甚至討厭卻從來沒有虐待過他,她是有理由討厭羨羨的,一是她丈夫江楓眠疑似喜歡過羨羨的母親藏色散人,二是在她眼裡她丈夫對情敵的孩子比對她親生的孩子還好!但她也知道魏無羨是個無辜的小孩子所以她只是遵從她的本心不喜他,不親近他,但沒有對他有壞心,虐待過他。魏無羨能在蓮花塢成為意氣風發的大師兄就足以說明江家對他都好,包括虞夫人!

唯一一次打他,是王靈嬌過來找茬,是虞夫人的權宜之計,可是在王靈嬌的變本加厲要求虞夫人坎下羨羨的一隻手時,虞夫人怒了,怒打了王靈嬌才有了後來蓮花塢的滅頂之災。雖然虞夫人也知道砍了羨羨的手也解決不了問題,但也可以拖延一會兒再想其它辦法,而且那時候羨羨已經做好失去一條胳膊的準備,就當還了江家的恩情。可是虞夫人沒有。

還有就是江家姐弟把魏無羨當做親兄弟一般對待,也說明虞夫人從來就不曾阻止過,其實小孩子很會看父母的眼色,小時候父母就和神一樣被敬畏的,所以兩姐弟對魏無羨的好都是虞夫人默許的

她恨的有理由,氣的也有理由。這她也是個讓人心疼的女子,也同時是一個令人敬佩的女子,她無疑是善良的,也是正義有原則的,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也遵從自己的內心,她跟全天下的母親一樣,護犢子!對別人家的小孩兒,她已經做的很好了!而且我覺得她對羨羨也有愛的,愛屋及烏吧,她深愛的丈夫,她兩個孩子都很喜歡那個孩子,她只是做不到那種形式的好,畢竟她自己也有心結

又或許她也把羨羨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了,那羨羨就是長子了嘛,對家裡的第一個男孩當然要嚴格要求了,要幫弟弟撐起一個偌大的家族,姐姐以後要嫁人,要成為姐姐靠山的娘家人,江澄是老幺比較小嘛,受寵,溺愛也好理解,再者人家畢竟真的是親生哈哈

這樣的女人多真實啊,多令人心疼啊…

更:

最近重讀《魔道祖師》實體書未刪減版,很細緻的讀,再次確定虞夫人是很好很好的!它裡面有說虞夫人雖然總是對他惡語相向,卻從沒真的對他下過狠手,頂多也是抽兩下勒令他罰跪禁足,不留也會被江楓眠放出去

而且後面有答主說虞夫人是一開始真的想坎魏無羨的手只不過後面惡女王靈嬌提了監察寮她才動手,其實是在提監察寮之前就命令關門了,就已經想動手了,所以不可能真的砍手。還有虞夫人雖然總是罵羨羨,但她是克制的,沒有說出來太難聽,下圖看虞夫人罵羨羨

看到虞夫人說:「閉嘴,都是你這個小……害的」。小什麼,小畜生?小雜種?畢竟虞夫人沒說出來。還有,有人說我把虞夫人說的太好了,把羨羨當成自己的孩子很可笑,諸君再看

虞夫人說:「看看為了你,咱們家遭了什麼禍!」她說咱們家,她還不把羨羨當一家人嘛!在她心裡就是一家人!

還有,有人說江宗主不愛虞夫人也是錯!他倆是相愛的,都是不會表達愛的人…

又看到虞夫人這一段,看枯我遼


當然是討厭魏無羨。

第一,魏無羨是她情敵的兒子。

第二,魏無羨調皮。而且還是那種不但自己調皮,而且鼓勵所有人都不聽話的那種。

第三,她老公護著魏無羨。

虞夫人就是不受氣而已。她不受她老公的氣,不受魏無羨的氣,也不受王靈嬌的氣。

她就是壞脾氣而已。當然魏無羨的脾氣也沒好到哪裡去。這個方面來說,其實江楓眠護著魏無羨,其實也一定程度上說明他不討厭任性的人。

其實要是她脾氣好點,動點腦子,或者魏無羨也脾氣好點,動點腦子,也未必會有什麼血洗蓮花塢的事情。

也就是說,已知溫家已經有實力,燒了雲深不知處。在江楓眠不在,而且江家完全沒有防範的情況下直接和溫家對上是很奇怪的舉動。

溫家只不過要其他家族臣服而已。江楓眠明明不在家,虞夫人只要說她自己做不了主,或者就虛假答應下來,等江楓眠回來再說啊。

前面的金家已經說接受溫家的吞併了,溫家就沒有打他們。後來的聶家也是,這些家族就是以這種方法得以保存實力,最後團結起來打敗溫家的。

反正江家整個行動就是很奇怪,他們明明知道溫家有野心,而且已經燒了雲深不知處。他們還收留了被溫氏滅門的小家族,拒絕了向溫家臣服,卻感覺完全沒有做溫家會攻打江家的準備。

虞夫人的確是當時出來保護魏無羨了,但是我覺得也是因為她脾氣暴躁而已。

因為在當時情況下直接和溫家對上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腦子好的人應該裝抽魏無羨兩下,然後偷偷讓他裝跑路,跑出去請人支援蓮花塢,或者警告眾人,然後找江楓眠趕快回來啊。

江家稍微有點準備,也不會什麼六師弟還是小孩子都被殺了。知道危險不應該先讓老弱病殘躲起來嘛。這感覺更像是沒有準備下的送人頭。

江家太隨心所欲了。江家的每個人其實都有點這個毛病。

應該是為了推動劇情吧。


無情,有恩。

我最雷的就是一堆人閉著眼睛YY虞夫人把魏無羨當家人,她對魏無羨絕沒有半點家人的情感,她如果能做主,肯定會把魏無羨至少趕出他家主院,趕到其他師兄弟的生活圈子,她只是不能做主而已,管不了丈夫的偏心,也管不了兒子和女兒的淪陷,只能憤恨不已。別管她因為什麼,事實就是她對魏無羨動輒打罵罰跪出言侮辱。

但她對魏無羨有大恩,蓮花塢覆滅之際活命之恩。還是那句話,別管她是因為什麼,事實就是她救了魏無羨的命。

我覺得如果沒有發生那麼多生死大事,如果日子真的一帆風順,她和魏無羨會一直那樣下去的,她會一直非常討厭魏無羨,巴不得他早點滾蛋。魏無羨對她也最多就是求個相安無事,一個脾氣不好不可理喻的女人,可惜是江叔叔的妻子師姐江澄的媽,即使沒有感情也得尊重一下的長輩。

但救命之恩改變了魏無羨的情感,他後來跟藍忘機拜江氏祠堂的時候,內心OS把虞夫人定位成了母親,對她脾氣不好的小小吐槽甚至透著親近。

其實如果從魏無羨的感受往回看,也許,在作者沒寫出來大段留白的蓮花塢青春歲月里,虞夫人也許可能真的,也有對魏無羨不錯的一面的。


推薦閱讀:

TAG:魔道祖師小說 | 魏無羨 | 魔道祖師第一季動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