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病毒(新型冠狀)感染肺炎痊癒只能靠免疫力嗎?

如果沒有研發出針對這種病毒的特效藥的話,治療只是輔助性的,最主要還是要依靠人體自身的免疫力來抵抗,抗得過去就沒事了抗不過去就.......是這麼理解嗎?


是的,只要沒有特效針對的病毒藥物或者治療方式,通常都是給予支持治療,讓患者增強免疫力從而自愈。

包括我們熟悉的口腔潰瘍、感冒等,均稱為「自限性」疾病,目前均無藥到病除的葯,都是通過對人體的支持治療,從而增強自身免疫力而自愈。

所以

1、避免接觸病原體。

2、補充維生素,增強體質。

3、減少抽煙、喝酒、熬夜等損害免疫力行為。

4、保持心情愉悅。

5、如有不適,迅速看醫生,把癥狀壓在最萌芽情況。

盡人事,知天命。

補充一下,我最近家裡都在要求出門不出門,都要用洗手液。

外出後,不要以為洗手就好了,還要把衣服消毒!!!!

我用滴露消毒液泡了水後,再丟洗衣機洗。

盡人事啊!!!

滴露(Dettol) 消毒液 衣物消毒水京東¥ 159.00去購買?

【庫存告急】75度酒精消毒液500ml京東¥ 49.00去購買?


這兩天一直感覺腸胃不適,害怕是潛伏期的表現。這個回答,就隨時記錄自己的體征。希望只是自己緊張過度,願一切安好。


記錄:

上海5號晚上火車次日早上到的黃石,7號下午到武漢,10號和朋友在菱角湖萬達廣場聚餐,11號晚上連夜坐車次日早到上海。(當時事態還很平穩,新聞報道說一切在可控範圍內,沒有人傳人的說法,所以整個行程沒有戴口罩)

12號正常上班,體征良好,無不良反應。一直工作到21號,22號開始休息。

23號下午15點去杭州,晚上22點連夜趕回上海。(室外全程佩戴口罩,除在朋友家和晚上在外就餐時取下)

24號凌晨開始,腸胃開始不適,咕嚕咕嚕的,有涼涼的感覺,早上起床有腹瀉,同時伴有胸下方兩側肋骨按壓疼痛感。(自我懷疑,可能是著涼了)

25號凌晨,除上述反應之外,胸口偶有痛感。(在家自我隔離,偶有出小區買必需物品)

上表所述情況,尚未有。但是還是有點害怕,故作此答,隨時記錄自己的體征,為期兩周,以作觀察。

PS新年願望:疫情好轉,國泰民安


25號晚更新:

早上起來喉嚨有些發乾發癢,但是肚子好多了,不響了,也不腹瀉了。側面肋骨更疼了,朋友說是我睡太多的原因???。。。

下午的時候有些胸悶心慌

現在(晚上)喉嚨不幹了,但是肚子又有點不舒服,又開始咕嚕咕嚕的。。。。。。。。也是不懂為什麼(?﹏?)。。。

體溫實測:早上36℃,晚上35.1℃

PS:謝謝評論里小夥伴的『加油』鼓勵,願我們一起健康的度過這個春節,大家新年快樂鴨。。。。。。(?&>?&


26號晚更新:

昨晚睡前,左胸口突然好疼,過了一會兒又沒什麼事了。然後就是還是感覺嗓子很乾,喝了蜂蜜水,也緩解不了。

對了,我發現我肚子咕嚕咕嚕的十分有規律,都是早上起床和晚上睡前咕嚕的比較厲害,其他時間就還好。

今天肋骨不疼了,但是有點酸。嗓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干。。。

體溫實測:早上35.9,晚上36.1

我想我可能有點應激反應,有些感受可能是太關注了所以臆想出來的。轉移一下注意力,做點別的事,身體感受也就沒那麼強烈了。

加了濾鏡de烏雞湯

晚上燉了個湯喝。吃好喝好,增強免疫力,才有力氣和病毒做鬥爭鴨? (ˊωˋ*) ?


27號晚更新:

昨晚睡前,雖然胸口沒有明顯痛感了,但是深呼吸左胸下方有偶有輕微痛感(不確定是腹部還是肋骨)。另外說明,我一般身體感受比較明顯的時候,都是晚上睡覺前躺在床上的時候,其他時候感受並不明顯。

嗓子不那麼幹了,不過肚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早晚咕嚕咕嚕。。。

體溫實測:早上35.7,晚上35.5

另外我想說,當我不那麼關注身體狀態的時候,真的感覺也就還好,和平時差不多。所以我們大家可能真的是太緊張了,身體稍微有點不舒服就會特別關注。別想那麼多,做點別的事就好。

評論里有很多朋友有類似的情況,不用緊張。讓我們一起自我隔離兩周,守望相助,靜待好轉鴨 ヽ(^。^)丿


28號晚更新:

昨晚右側卧睡覺,左側側邊肋骨下方痛感明顯。今天日間,左側肋骨正下面偶有輕微痛感。需要說明的是,痛感也只是一會兒,沒有持續的疼痛。

還有早上起來刷牙的時候有反胃噁心的感覺,其他時候沒有。

肚子還是一如既往地早晚咕嚕咕嚕的,不過嗓子今天不幹了。

體溫實測:早上35.7,晚上36.2

今天晚上第一次做了香煎三文魚吃,口感其實還可以,不過賣相不咋地,就不傳圖了。

最後,希望大家都有好轉的好消息(??????)


29號晚更新:

昨晚睡前肋骨好像沒有疼了,不過今天晚上左右胸口有疼痛感,持續了一小會。

早起刷牙有點反胃,肚子還是一如既往地早晚咕嚕咕嚕。

體溫實測:早上35.7,晚上35.8

今天試做了滷水牛肉,非常成功,非常好吃。過兩天滷雞翅和雞爪還有蹄膀!這個春節過完,可能就再也隱藏不住我廚神的屬性了? ?°??°?


30號晚更新:

今天早上的時候胸口和腹部前的肋骨有點隱隱作痛,還有左後腰有點酸。

早上起床有點反胃,肚子一如既往地早晚咕嚕咕嚕的。。。(一直這樣,也不消停一天,哎)

晚上拉肚子了,可能是白天喝了哇哈哈的原因?(因為哇哈哈涼的,沒熱。我喝涼的東西就容易拉肚子)

體溫實測:早上35.8,晚上未知(體溫計找不到了,找到了再補充數據吧(?? ? ??))

滷味雙拼+小籠包

美食補圖↑

大家都吃好喝好養好身體,和病毒說再見並再也不見!


31號晚更新:

這兩天起床時都隱隱覺得胸口和腹部肋骨有輕微痛感,雖然持續時間不長。然後今天上午又拉肚子了,我感覺昨天喝涼的原因。

早上起床有點反胃,肚子一如既往地早晚咕嚕咕嚕的。。。

體溫實測:無(溫度計找不到了)

最新消息說雙黃連口服液可以抗病毒,大家不妨一試。

「雙黃連口服液具有廣譜抗病毒、抑菌、提高機體免疫功能的作用,是目前有效的廣譜抗病毒藥物之一。」 ——報道出來的信息這樣的,但是否真實有效,還需要更多臨床實驗。

這個雙黃連口服液裡面主要成分是:金銀花、黃芩、連翹。大家買不到雙黃連的話,可以直接買這三味中藥自己熬,或者是買復方金銀花顆粒/清熱解毒口服液等中成藥,也含有這三味中藥。

最後我想說中成藥到底有沒有效? 臨床實驗效果到底如何? 這是不是如同非典時的板藍根一樣只是讓大眾交智商稅? ——只有時間能證明了。

不過與其慌神,不如就當買個『心安』吧。反正我是準備買了(???-)_

咖喱面

最後Po個今日美食圖


2.1號晚更新:

還是早起隱隱覺得胸口下的肋骨有點痛(甚至分不出來是不是肋骨疼),不過只是一陣子。好消息,今天總算沒有拉肚子。

早上起床有點反胃,肚子一如既往地早晚咕嚕咕嚕的。。。

體溫實測:無

昨天給大家推薦了中成藥,今天就被丁香醫生闢謠了。

我已經買了復方金銀花顆粒,因為嗓子有點干,所以可以喝。大家可以自行斟酌看要不要買。

今日美食蝦仁滑蛋?(?? ???)??


2號晚更新:

一如既往地胸下肋骨有輕微陣痛,就早上的時候一小會兒。。。

一如既往地早起反胃,不過比前兩天好點。

一如既往地早晚肚子咕嚕咕嚕。。。

還有,今天又拉肚子了?︵?

今天做了羅宋湯,水放的略多,不過還是很好喝(?′?`?)


3號晚更:

早起左胸口疼,下午右胸下方肋骨(疑似)疼,晚上左胸下方肋骨(疑似),現在又換到右邊了。不過都是一小會(?﹏?)

一如既往地早起反胃,不過比前兩天好點。

一如既往地早晚肚子咕嚕咕嚕。

今天不腹瀉了

且沒有美食

是願大家都好好的。


4號晚更新:

現在就覺得左胸有點疼(?ˉ??ˉ??),剛才又拉肚子了,還有點脹氣。

一如既往地早起反胃,不過比前兩天好點。

一如既往地早晚肚子咕嚕咕嚕。

↓這是武漢一名患者發病的現場,大家可以參一下她的癥狀:

現在,她已經痊癒了。她是14號開始出現不舒服的癥狀,19號確診後隨即在家隔離,30號癥狀消退。發病到治癒歷時16天。以下是她的一些經驗之談:

以及所服用的藥物:

大家可以對比一下她癥狀,以作參考。

祝好~


5號晚更新:

評論里有小夥伴說我肋骨疼是睡姿不良的原因(我比較習慣側趴睡),所以昨晚我改變了一下睡姿,盡量讓自己有意識的平躺,今天感覺有好點了。今天就是右胸口疼了一下,後腰有點酸,還有就是早起鼻塞喉乾的很。

一如既往地早起反胃。

今天早上肚子還是咕嚕咕嚕的,但晚上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咕嚕了。開心(???????)??*

科普一下~~

今天不做夜貓子了。睡覺,晚安


6號更新:

今天后背後腰右側肋骨有點酸痛,早起肚子還是咕嚕咕嚕的,反胃,拉肚子。

↓以下是求助↓

因為我爸現在一個人在武漢,所以在這裡求助一下大家,幫忙支招:

當時武漢疫情突然惡化,等我們意識到要買口罩酒精時都已經脫銷了,所以家裡沒有防護物品,沒有口罩。(他目前體征良好,沒有任何不適)

疫情惡化的時候,我通知過他注意屯糧。所以他在20/24號曾出門採買過食品+84水一瓶。我以為他買的食品是夠的,結果他今天電話告知我儲糧不夠了,僅能堅持3-4天。

所以現在問題是:

1.武漢物流情況如何? 如果空投,可有什麼可行辦法?

2.武漢線下超市營業情況如何?具體為洪山區地質大學方家村附近。(線上的渠道我都試過:盒馬米面必需品已脫銷/餓了么拒送武漢/天貓超市脫銷且不能下單/叮咚買菜沒有武漢/京東超市最快配送時間是11號,且不知道是否能按時送)

3.醫療物品情況? 還有什麼辦法在當地買到口罩? (我之前順豐急發的口罩,28號到現在一直滯留在魯巷分點,無人配送,也無人工客服)

4.方家村(城中村)可有領取口罩的地方? 非本地戶口,租戶可以領嗎?

5.除了口罩,還有什麼可行的防護措施? (沒有面罩/沒有保鮮膜)

6.洪山區地質大學附近疫情情況如何?

麻煩大家幫忙支招,拜託拜託,求助!!


7號更:

早起還是反胃,肚子咕嚕咕嚕的。

好消息是沒有覺得前胸有痛感了,不過後背還是有點酸,估計是睡太多的原因。

還有就是今天一直在給我爸打電話,確認他那邊的情況,所以沒有注意觀察自己體征。

爸爸那邊,我已經在京東超市上下單了,物流顯示是11號送達。希望物流可以準時,希望我爸能撐到那時候,希望一切都順利都好好的!


補8號:

昨天沒有更新,現在補上。

因為昨天京東延遲了物品到貨時間,更改到16號到貨了,所以在想法子給我爸送糧食的事,就沒顧得上觀察體征和更新。幸好事情順利解決,我在餓了么上叫了跑腿代購去大超市買了很多吃的,還能挺個一段時間。

身體上,除了一如既往地早上反胃加肚子咕嚕,昨天好像沒有什麼大的感覺,總體還好。

9號更新:

今天上午的時候,腹部突然有一陣子非常疼,而且還是絞痛的那種感覺,像胃絞痛。持續了大概半分鐘到一分鐘吧,然後就緩過勁來了。

現在這會(晚上11點)左邊肋骨下方有點壓迫性的輕微痛感。

一如既往地早起反胃,軟便。

一如既往地早上肚子咕嚕咕嚕。

po兩張防治對策圖,大家可以對症分析。

最後補上這兩日美食(???????)?????? ?

辣滷雞爪

番茄炒蛋拌刀削麵

奶油蘑菇湯

雖然疫情是場持久戰,但仍要不負美食心。吃好喝好身體倍棒,才有力氣戰勝病毒!

( ?° ?? ?°)?


10號更:

今天下午的時候右邊痛了一會,刺痛的那種感覺。還有就是後背很酸,睡太多的原因?

一如既往地早起反胃。

一如既往地早上肚子咕嚕咕嚕。

感覺這是場持久戰啊。。。

我這天天念叨自己的狀態,每天還都一樣,你們也願意看,真的讓我很受鼓舞。要不是大家的點贊和評論,以我這麼懶的性格可能早就棄更了。。。。ㄟ(▔ ,▔)ㄏ

真的謝謝大家的支持,就不匿了?

雙椒炒牛肉

話不多說,唯美食可表 (? ? 3?)


11號更:

晚上右胸小疼了一會兒。我覺得可能是我太缺乏鍛煉了,再躺兩天,過幾天操練起來。說不定就啥事兒都沒了。

還是一如既往地早期反胃+咕嚕。

希望天氣趕緊暖起來,疫情趕緊過去啊


12號更:

今天下午的右胸下方肋骨刺痛了一會兒。

還是一如既往地早期反胃+咕嚕。

po個新聞:

明後天又要降溫了,暖冬冷春。這2020年真是不尋常的一年,流年不利,只願是谷底反彈。

大劉在《流浪地球》里說『希望,是這個時代像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

希望,在任何時代都是像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

世間從不缺絕望人,也從不缺悲憫者。不期待明天會更好,又怎會有使今天更好的活下去的動力呢?

我想,明天會更好!


13號更:

下午左胸口隱隱作痛,過了一段痛感轉移到腹部了。還好,只是輕微的痛感。(每次都是輕微痛一下,然後換個地方痛。我也是不痛這是個啥毛病T^T)

還是一如既往地早期反胃+咕嚕。

上海市長調任湖北了,希望不久就有好消息吧,翹首以盼。


14號更:

今天早上起來沒有肚子咕嚕了,但是這會開始咕嚕咕嚕了。還有就是早上喝了兩杯水和一碗芝麻糊後,就開始鬧肚子了,痛了有一會兒。

今天沒有早起就反胃,就刷牙的時候稍稍噁心了一下。

今天還有好消息,體溫計找到了!今日體溫實測:36.1度?????

明後天持續降溫,大家注意保暖哈?


15號更:

今天好消息,一整天沒有痛。胸口/肋骨/腹部都沒有痛感。完美一天!

不過早上的時候肚子還是咕嚕咕嚕的。

體溫實測:36.1度

今日美食(???????)??*


17號半夜更新啦!(雖然是18號凌晨更的,至於18號的,晚上再說吧。這兩天瘋狂追劇加夜貓子,早上起不來,半夜睡不著)

先補昨天:肚子還是咕嚕咕嚕的,沒有特別明顯的痛感。

今天的話,下午左邊胸口疼了好一整子,我還用手按壓了好一會兒。這會兒左側下方的肋骨有點疼...

不知道是不是作息習慣不好,今天有點輕微頭昏,不疼。洗澡的時候昏的更厲害,有點缺氧的感覺。熱水沖一會,就好暈,要緩緩才能繼續沖。

今天也沒有覺的嗓子干癢,可是一說話就發現聲音變了,乾澀且鼻音很重。

我要調整一下作息先,希望是作息引起的不適,過兩天就好吧(?﹏?)

不作死了,睡覺啦(?ˉ??ˉ??)


19號更:

果然是作息導致的頭暈,這兩天好好睡覺了,頭就不暈了。

這兩天還是肚子咕嚕咕嚕的,偶爾左胸口會有點疼。其他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福利時間,附上這兩日美食喲(????)

剁椒蒸芋頭

蒜香雞翅

油淋菠菜


21號更:

頭不暈不痛

胸口還是和往常一樣,偶爾會隱隱有輕微痛感。最近沒有感覺到側邊肋骨痛了,但是後背左邊蝴蝶骨那塊有點酸痛。

早起還是反胃+咕嚕咕嚕的。


3月17號更新:

延遲20天的更新,大家不要打我T^T

這段時間總的來說,一句話:啥P事都沒!(感動,鼓掌 )

雖然還是早起偶有反胃噁心的感覺和持續性的肚子咕嚕咕嚕。但都是只有一陣子,而且很輕微。不特別注意的,基本沒什麼感覺。

可以肯定是沒有感染了,畢竟過去了介么久的時間嘛~

.........................

然後說下為啥這麼久木有更新

一開始呢,是因為手機充電口燒了,手機充不上電,就是塊板磚了。沒手機,就沒更。

後來呢,用朋友的手機買了新手機,等了三四天才到。

再後來呢,我就懶癌發作了?╭╮? 。就不想更,所以。。。。。

by the way,沒更的這幾天,也沒啥特別的感覺,so...

然後呢,就一直斷更到今天

最後呢,sorry( ??? ? ??? )

....................................

還是想說,其實不用太緊張。有時候感覺不舒服了,其實純屬自己嚇自己。

很多時候都是心裡作用在作祟,感覺自己有毛病,嚇出來的「病」(比如我)

放寬心,轉移注意力,不要緊盯著疫情病情,吃好喝好,也就沒啥感覺了!

…………………………………………

And,這個回答不會再更了

如果還更的話,那就是真的身體有癥狀了,希望不會!

所以,應該不會再更了。

最後, 祝吃嘛嘛香!幹嘛嘛順!筆芯!


大部分靠免疫力,小部分靠藥物

冠狀病毒病原學特點

冠狀病毒為不分節段的單股正鏈RNA病毒,屬於巢病毒目(Nidovirales)冠狀病毒(Coronaviridae)正冠狀病毒亞科(Orthocoronavirinae)。冠狀病毒有包膜,顆粒呈圓形或橢圓形,經常為多形性,直徑50~200nm。S蛋白位於病毒表面形成棒狀結構,作為病毒的主要抗原蛋白之一,是用於分型的主要基因。N蛋白包裹病毒基因組,可用作診斷抗原。

對冠狀病毒理化特性的認識多來自對SARS-CoV和MERS-CoV的研究。病毒對熱敏感,56℃ 30分鐘、乙醚、75%乙醇、含氯消毒劑、過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劑均可有效滅活病毒,氯己定不能有效滅活病毒。

臨床特點

以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癥狀少見。約半數患者多在一周後出現呼吸困難,嚴重者快速進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膿毒症休克、難以糾正的代謝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礙。值得注意的是重症、危重症患者病程中可為中低熱,甚至無明顯發熱。

部分患者起病癥狀輕微,可無發熱,多在1周後恢復。

多數患者預後良好,少數患者病情危重,甚至死亡。

治療方案

抗病毒治療:目前尚無有效抗病毒藥物。可試用α-干擾素霧化吸入(成人每次500萬U,加入滅菌注射用水2ml,每日2次);洛匹那韋/利托那韋每次2粒,一日二次。

抗菌藥物治療:避免盲目或不恰當使用抗菌藥物,尤其是聯合使用廣譜抗菌藥物。加強細菌學監測,有繼發細菌感染證據時及時應用抗菌藥物。

其他:根據患者呼吸困難程度、胸部影像學進展情況,酌情短期內(3~5 天)使用糖皮質激素,建議劑量不超過相當於甲潑尼龍1~2mg/kg·d。

中醫治療:本病屬於中醫疫病範疇,病因為感受疫戾之氣,病位在肺,基本病機特點為「濕、熱、毒、瘀」

濕邪郁肺

推薦處方:麻杏薏甘湯、升降散、達原飲。

邪熱壅肺

推薦處方:麻杏石甘湯、銀翹散。

邪毒閉肺

推薦處方:宣白承氣湯、黃連解毒湯、解毒活血湯。

內閉外脫

推薦處方:四逆加人蔘湯、安宮牛黃丸、紫雪散[1]

關於為什麼我們缺少有效抗病毒藥物的問題歡迎參考我之前的回答

為什麼病毒感冒只能靠免疫力??

www.zhihu.com圖標

以上

參考

  1.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 (試行第三版)


治療只是幫你恢復免疫系統,治癒還是得靠自身免疫系統。 高中生物知識


本文關鍵詞

新型冠狀病毒 治療方案 隔離 瑞德西韋

截至2月2日晚上七點,確診人數已經達到14489人,疑似19544人,死亡304人。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我們怎麼辦?

除了免疫力之外,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現在有什麼好的治療方法嗎?可能有什麼新的治療方法?

相關的內容信息非常多,我們希望選取其中最多流傳的信息,給大家做深入淺出的科學解釋,如果哪裡講得不對,或者有更高效的治療,或者你有什麼疑問,歡迎在文末留言區留言告訴我們。

現在怎麼治最有效?

最有效的方法,還是隔離。

隔離是目前人類面對傳染病最古老,但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早在10世紀,波斯的伊本·西那在其《醫典》里就說到隔離可以阻止傳染病進一步的擴散;中世紀法蘭克帝國查理大帝面對麻風病下令要實施強制的隔離政策;14世紀的鼠疫,威尼斯港口會讓來自東方的船隻在近海島嶼停泊40天進行隔離,等等[1]

伊本·西那(圖源:Wikipedia)

雖然非常古老,但是行之有效

因為細菌、病毒的傳播需要人體環境或者人體宿主,在破壞的同時,通過繁衍傳播進入下一個宿主。

而人類如果採取直接隔離的方法,則是遏制了進一步的傳播,細菌病毒失去了宿主,或者宿主的免疫系統打敗了它們,相應的傳染病也就戛然而止了。

而這一套方法也在不斷更新改進。

一方面是隔離設施、技術的成熟與規範化

我們在之前歸納傳染病醫院時提到過,傳染病隔離區講究三區(清潔區、半污染區、污染區)、兩緩衝(帶)、兩端(清潔端、污染端)、兩走廊(內外走廊);

北京小湯山醫院的布置(圖源:中元興華工程公司)

同時會有針對醫護人員穿著的詳細規定,和按照規定的穿戴順序,以及進入病房,走出病房的確定的路線

還需要對隔離病房配備負壓空調,避免病房內的空氣迴流引起整層、整棟樓的感染。

關於傳染病醫院和隔離區可以看看我們之前的文章:

我們匯總了全國的傳染病醫院,希望能幫到你 - biokiwi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3759239

另一方面則是生命支持技術的不斷升級

做好隔離不代表對患者不管不顧,尤其是病危患者,他們的肺部因為病毒感染往往會有嚴重的囊性纖維化等癥狀,需要足夠的生命維持技術來支持

比如現有的國家衛健委提供的治療方案中,對於危重病人會提供無創機械通氣支持,體液循環支持,並且根據需要進行糖皮質激素的注射等等[2]

17年前鍾南山院士敢於喊出「重症患者往我這邊送」的話,原因之一也是呼吸病研究所能提供最好的生命支持技術。

新華社1月28號對鍾南山院士的採訪(圖源:採訪視頻截圖)

那現在的科技這麼發達了為什麼不能趕緊研究一些新葯投入使用?或者研究一些疫苗做預防?

從一月初病毒開始初現端倪我們就在關注是否有特異抗病毒藥物的出現,可惜藥物的研發過程實在是太漫長了。

一般的新葯研究需要經過藥物靶點確認、藥物設計、合成物篩選、評估藥物性質、藥物開發、動物實驗、I期臨床、II期臨床、III期臨床之後,藥物獲批,才能正式賣出去。

這個過程平均要花12年。即使再怎麼中國速度,等你葯研發出來了,隔離預防已經把病毒解決了。

(當然,在這種疫情的特殊情況下可能不需要十幾年,審批也會加快或者優先,但是幾個月的時間也來不及。)

漫長的藥物研究過程(圖源:med.sina.com)

而疫苗也需要經歷設計、實驗、臨床的過程,這個過程也需要漫長的時間。SARS時美國科學家花了20個月,2015年寨卡病毒爆發時花了6個月,雖然現在美國表示這次只要花3-4個月[3],但如果這個病毒和SARS病毒有類似的季節性,可能三個月後病毒也消退得差不多了

但並不是說疫苗的研發沒有價值,而是說,我們不希望這些疫苗以後還用得上。

有沒有抗病毒的療法?

除了隔離我們就什麼都做不了了嗎?

但要也不是說就完全沒有辦法,畢竟病毒,尤其是RNA病毒它們都有一些共性。因此以前開發的一些藥物就可能可以提供治療上的幫助

這是因為冠狀病毒屬於單鏈RNA病毒的一種,而單鏈RNA病毒還有流感病毒、艾滋病病毒HIV、埃博拉病毒等等,他們進入細胞完成傳染的過程雖然不完全一樣,但都類似:

比如進入細胞的受體、需要生成反轉錄酶、需要藉助細胞里的核糖體、可能有類似的蛋白結構……因此我們可以「舊藥新用」通過篩選舊藥來找有沒有可用的新的治療方案

以HIV藥物研究為例,圖中打叉的就是科學家希望中止的病毒傳播關鍵點,比如病毒的進入、逆轉錄、病毒基因組整合等等,雖然和冠狀病毒不同,但也有相似的地方(圖源:Wikipedia)

按照這個思路,上海藥物所和上海科技大學免疫化學研究所也已經初篩得到了30種可能有效的藥物,包括抗HIV的藥物,也包括抗呼吸道合胞病毒藥物、抗巨噬病毒藥物等等,也有中藥提取的化合物[4]。同時鐘南山也表示正在篩選藥物[5]

而目前在細胞實驗篩選的結果也有一定的進展,比如武漢病毒所篩選出來有較好抑制作用的瑞德西韋( Remdesivir)氯喹(Chloroquine)利托那韋(Ritonavir)等三種藥物(其中Remdesivir也在國外被提到,下文會再詳述)[6],也有前段時間發現可能有效果的雙黃連,但這些都是細胞實驗的層面,需要進一步的的動物實驗與多期臨床實驗的檢驗

雙黃連的過早報道引發了很大的爭議,我們之前的推送也講過細胞實驗在藥物研發過程中的價值:

雙黃連事件:細胞實驗就毫無價值嗎? - biokiwi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4615324

針對現在的病例醫院也已經開始嘗試採用抗HIV的藥物利托那韋(ritonavir)和洛匹那韋(lopinavir)聯合使用的治療方案,並進行了一些隨機試驗,雖然缺乏對照(畢竟臨床用藥緊急),但仍然取得不錯效果[8]。

國外有效的治療方案?

除了國內的藥物篩選,國外也在嘗試不同的藥物治療方案。

之前有傳言說德國有一位研究冠狀病毒專家可能帶冠狀病毒的蛋白抑製劑來中國。

這位專家叫做Rolf Hilgenfeld,是一位結構生物學專家,而且正在研究病毒相關蛋白抑製劑

Rolf Hilgenfeld(圖源:University of Lübeck)

可惜這個消息有一定的謬誤。

這位專家確實是一位勇敢的「逆行者」,他2003年也在非典時期前往了北京。他也努力研發相關的蛋白酶抑製劑,希望能前往武漢,與武漢的研究機構合作。

可惜他手頭的藥物還處於正在進行動物實驗的階段,雖然迫切想要投入臨床,但是還需要小鼠實驗進一步的驗證[7]

此外,Rolf Hilgenfeld還有一個非常有助於病毒研究的想法:冠狀病毒的疫情來的快去的也快,因此難以及時研發新葯,他就打算找到冠狀病毒和另一種腸道病毒的共同點來研發新葯——腸道病毒導致的手足口病每年都有,這樣既能滿足新葯的應用需要,而同時也能及時應對可能出現的冠狀病毒

我認為,這種既能兼顧科研也能兼顧商業考慮的想法思路,值得中國科學家學習。

Rolf Hilgenfeld的採訪視頻截圖,關於蛋白酶抑製劑的解釋(圖源:B站@街森的視頻截圖)

而在對其他葯的篩選過程中,有一種葯脫穎而出:瑞德西韋(remdesivir)

一方面是在眾多冠狀病毒的檢測中,這一新葯都發揮了不俗的表現,比如對於MERS病毒患者能有效降低病毒水平,後來針對埃博拉病毒也有顯著的效果。Science雜誌則表示這可能是目前最有效的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方案[9]

另一方面,美國首例患者正是利用這種藥物得到了治癒[10]

美國首例患者的發熱、咳嗽等等癥狀情況,其中住院第七天晚上注射了瑞德西韋(圖中紅框位置)(圖源:Michelle L. H, et.al.)

新英格蘭的文章顯示,患者入院後病情還算穩定,第五天開始病情有惡化,開始產生肺炎癥狀。

到了第七天晚上,醫生嘗試了還處於臨床試驗階段的瑞德西韋,想不到第二天效果明顯——高燒褪去,癥狀減輕為只有咳嗽和流鼻涕

可以說這是一個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最佳武器了。

那麼中國能用上這種葯嗎?

2月2日中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評審中心(CDE)已經批准了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申請

這場與新型冠狀病毒的戰鬥,我們快贏了。

中醫發揮著什麼作用?

最後還想提一下中醫。

之前的雙黃連事件,以及緊隨其後「嗅覺敏銳」的媒體們發現治療方案中出現的藿香正氣、檳榔等等,引起了人們的熱議。

其實早在病毒出現的最開始,中醫藥的身影就一直存在,不單單是在輿論中,而是存在於國家衛健委的官方診療方案中[2]。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我們怎麼贏?

第四版診療方案對於中醫治療的描述

提到中醫總是會不經意露出主觀觀點,但是本人並非醫藥專業,所以也說的可能不對:

這一方面確實是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之一,我認為中醫的魅力在於它給了現代研究者一個大框架——我們這些草藥有用,你只要能從裡面提取,可能可以找到有效化合物,或者化合物的組合,就好像屠呦呦先生髮現青蒿素一樣。

從這方面我是支持中醫藥的開發的,也相信未來不會有什麼所謂的中藥西藥的區分:人體的秘密一旦解開,又何必有這種區分呢?

但在這種時期,我們並不知道什麼藥物能起到效果中醫藥的使用也是一種重要武器,這也是為什麼初篩的30種藥物含有五六種中藥提取的化合物吧[4]

畢竟探知生物的魅力,就在於那變幻莫測的未知性,想必科學也是如此。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我們還有相關文章:

新型冠狀病毒到底從哪裡來? - biokiwi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4218532

科學家預測了這麼多感染人數,準不準? - biokiwi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4414646

參考資料:

[1] 傳染病歷史. Wikipedia.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2%B3%E6%9F%93%E7%97%85%E6%AD%B7%E5%8F%B2

[2]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2020.1.27

[3] 全球多家科研機構加緊研發新型冠狀病毒疫苗. 中國新聞網.

[4] 陳歡歡. 中科院藥物所和上科大發現葯或可治新型肺炎. 中國科學報. 2020.1.25

[5] 鍾南山院士:已有幾種藥物準備用於臨床治療. 廣州日報. 2020.1.25

[6] 文俊,龍華,胡安慰.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等發現:3種藥物對新型冠狀病毒有較好抑制作用. 湖北日報. 2020.1.29.

[7] David Cyranoski . This scientist hopes to test coronavirus drugs on animals in locked-down Wuhan. Nature 577, 607 (2020).

[8] Huang C, Wang Y, Li X,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J]. The Lancet, 2020.

[9] Jon Cohen. Can an anti-HIV combination or other existing drugs outwit the new coronavirus? doi 10.1126/science.abb0659

[10] Michelle L. H, Chas D, Scott L, et.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J].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en, 2020.

本文章來自:

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我們怎麼贏? - biokiwi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4750734


推薦閱讀:

TAG:傳染病 | 肺炎 | 冠狀病毒 | 新型冠狀病毒 |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