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魔道祖師》中的角色溫情?

妙手回天,一朝日落不求能倖免

炎陽烈焰,再多矜傲已是灰飛煙滅

「至始至終,被挫骨揚灰的都只有溫情一人」

大家提到溫情,多是心疼與嘆惋,少有對這個角色的剖析。

有沒有知友願意分析一下這個角色呢?


謝邀。

甜美,膚色微黑,一身矜傲。

不同於江厭離的溫婉清秀,羅青羊的窈窕少艾。

溫情是一個熟女御姐,標緻的容顏讓她看起來略帶一些攻擊性,微黑的膚色亦讓人猜測並非優越家世中不知風雨的柔弱女子,甚至言行舉止可能也無優雅輕盈態度,稍顯粗魯強勢亦未可知。點睛一筆卻是這矜傲之姿,傲骨為魂,鮮活了一身的迫人氣勢。

她的首次出場,說了兩件事:1,溫家作惡,與她無關,2,她只是個醫師。

但她還是選擇了和溫寧一起,冒著極大的危險救下了魏江二人。

冷漠嚴厲卻尚有溫度,無情之中又勝在有情,這大概就是喜歡溫情的書粉們迷的地方。。。

——————開啟冷酷分析模式的分割線——————

閑話不講,讓我們先還原一下溫情的前半生:

出身於溫氏旁支,上無蔭庇,族中也並無出眾之輩,唯一的運氣,是父親與家世地位頗高的遠房兄弟尚有幾分私交,在學業和事業上給予其助力,甚至使她獲得了之前的家族給不了的社會地位。

然而,這一切的成就,在溫情的思想里,全都是她憑本事得到的。有醫學才華,用功上進,潔身自好,樂於助人……所以地位、聲名,威望等等,都是她應得的。

因此,她才能說出 溫氏作惡都是溫氏自己的事,與她無關 這樣的話來。

站在巨人肩膀上,而不自知。

立於滔浪江湖,竟妄求獨善其身。

她是驕傲的,因為她一介女子,憑藉自身能力,光耀門楣,護佑家族。也因為家道無力,一切全憑自身打拚,她才會無比珍視自己努力得到的東西,對資財等等有著強烈的保護欲。

割捨不掉從溫氏獲得的好處,畢竟一飯一食得來不易。

漠視溫氏作惡,在心裡與溫家劃清界限,自欺欺人。

(休提她救了魏江二人,推動了劇情。被迫被動做的一次善行,與主動卧底在溫氏中,是有本質不同的。)

她不懂,什麼是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

也不懂,什麼是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她有的,是一種小農意識。國家大事,江湖恩怨,與我無關。

屠戮玄武洞中,溫晁挑釁金子軒和藍湛時,墨大旁白是:恐怕是再也不能獨善其身了,妄想還能不流血了!這句話,結合上下文,可以看作是魏嬰的視角。拿來對比一下,什麼是人與人意識形態的差異。

溫情緊緊握著自己得到的一切,以為畫地為牢,就能保全自己和親人。

卻不知,一朝大廈傾,惶如喪家犬。

魔道這本書,人以群分的標準,竟然並非是善與惡,而是格局。所以我們總認為,每個角色都有他的善,都是可愛的。而「善」的標準,放在不同的格局裡去定義,卻又是天淵之別。

就像同為醫者,對於醫道的理解,也有格局差別。

醫之聖者,會認為,救死扶傷是醫者天職,病人無論善惡、種族、政治立場,一視同仁。而以行醫作為飯碗的醫生,是不會義無反顧的冒著生命危險去拯救敵方士兵的,就如同溫情之於江澄。。

在這一幕中,對於未見醫者悲天憫人的遺憾,竟然在曉星塵救薛洋那一幕里莫名得到補償。

——————題外話的分割線——————

難道書中有大格局者皆為男子?也並不是,幸好還有一個羅青羊在。

金鱗台上棄家紋袍而去,洒脫果決,歸隱鄉野仍堅持夜獵,不舍俠義。

一個弱質女子,居然懂得,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相傳,老子西出函谷關,正是厭倦了王室紛爭,決意退隱。他騎著一頭青牛辭官而去,在函谷關見到了守候他的尹喜,告知他,多年以後你去蜀地,那時將會遇到一隻青羊,它會帶你找到我。

羅青羊,這個暗含道教智慧的名字,被墨大賦予了這位姑娘,她不愧於青羊二字的寓意。

她不愧受那逢亂必出的含光君一拜,也不愧得到平凡隱逸且圓滿的結局。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而窮達又該如何分辨呢?

都說「自始至終,被挫骨揚灰的都只有溫情一人」

若一定要說個所以然,那大概是因為,

最沒有家世支撐和武力修為的凡人醫師,誤入了血雨腥風的修真界

清高矜傲,尊嚴卻最是被毀得一塌糊塗

想與世無爭,卻狠狠捲入了江湖恩怨里

當初厲然一句「從此以後,兩不相欠」確有俠骨錚錚的意味,卻也是站在人生至高處的她從未想過退路。

以上原回答,20191010

ps:今日再來看,忽然發現墨大伏筆:魏藍再見青羊,寓意二人雙雙歸隱,且終能悟道飛升


這段時間關注了一些其他的文學作品之後對情姐的看法有所改變,故重新作答。

溫情是一個好醫生,也是一個不錯的管理者。

驕傲,也的確有傲氣的資本——如果要拿現實作比,也許就是年少有為的市重點醫院院長。但是也僅限於此。她的管理能力只足以齊家,遠遠達不到治國平天下(她估計也從沒想過)。

除去醫術和管理才能之外,只是一個有點天真的普通人。

作為旁系中的旁系,能做到年少有為已經實屬不易,能得到這麼高的品級還能在凡人和溫家之間周旋更是不容易。不過看看書中另一個在兩方甚至三方勢力間周旋的人金光瑤——他的下場大家都知道的。自以為傲,自以為清者自清,可以說出「不管這場戰爭結果如何我們此後都兩不相欠」的人,最終也會為彼時的驕傲付出代價。(自以為能玩弄歷史的人終將被歷史玩)

不過如果今後有幸成為醫護人員,那麼溫情會是我的方向。

以及願意為了救命恩人和家人的命而犧牲的勇氣亦是叫人欽佩,對於一個愛弟弟愛生命的醫生來說猶是如此。

——————————

補充:

感覺溫情不太喜歡站隊,既不站溫家也不站百家,一心只想守著醫道、弟弟和旁系那幾十口親戚。非常明顯的中立善良特徵。

(ps:中立善良的人物以自己的良知為指引,為他人付出而不求回報,但同時也注意盡量不破壞法律或戒條。他們也願意替國王或領主工作,但卻不認為自己對他們負有義務。在行善的過程中如果他們感到自己不得不觸犯法律,他們也不會像守序善良的角色那樣陷入進退兩難的內心鬥爭。

中立善良的長處是,行善不為階級偏見的所影響。

中立善良的人物相信力量平衡是十分重要的事,單方面地強調秩序或混亂,是無法達到至善的。因為整個宇宙中充滿了朝著各式各樣的目標而努力的生物,所以若要追求至善,便不能破壞這種平衡,甚至的設法維持這種平衡,如果說支持社會秩序可以帶來至善,便得以為之。若推翻既有的社會秩序就可以達到至善,那也必須為之。社會結構對他們來說,沒什麼重大意義。

中立善良者盡其所能做著一個好人能做的事情。他致力於幫助別人。他配合國王和大臣們的工作,但並不感到蒙恩於其。中立善良的尋常稱謂是「真正善良」。中立善良是一個行善且對秩序即不偏愛也不反抗的陣營。——摘自搜狗百科)

這麼看來無國界醫生組織才是這樣的女孩的最佳歸宿……(胡言亂語)

突然發現自己喜歡的人物基本上都是中立善良陣營的誒,那還能說什麼呢?就高喊一聲中立善良萬歲好了。


浮生亂世之中,難得心明眼明人。

怨只怨,生冠此家姓。


如果jyl實力詮釋了扶弟魔,這位姐姐就實力詮釋了有事溫總親叔叔,無事甩鍋甩的歡。

這人和傲骨倆字不沾邊,就一小人。

用丞相很火的一段鬼畜說,就是:既為諂諛之臣,只可潛身縮首,苟圖衣食,一生未立寸功,只會搖唇鼓舌,一條斷脊之犬,還敢狺狺狂吠!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要評價這個人呢,還得原文走起。

我們先要看看溫情溫寧和溫家到底啥關係咋回事?

【膚色微黑,生得一副甜美相貌,眉眼卻無端高傲。她身上穿的炎陽烈焰袍,火焰的紅色鮮亮,彷彿在她袖口和領口跳躍。品級非常高,與溫晁平級!】

這在溫家可混的不錯呀,和人家【最寵愛的幼子】一個地位了。

【溫情也算得上岐山溫氏的一位名人了。她並非溫氏家主溫若寒之親女,而是溫若寒一位表兄的後人。雖然是表了又表的遠房表兄,但溫若寒與這位表兄自小關係就不錯,再加上溫情文試出眾,精攻醫道,是個人才,因此頗得溫若寒垂青,常年隨溫若寒出席岐山溫氏開辦的各種盛宴,是以魏無羨對她的臉有些印象,畢竟算個美人。也隱約聽說她似乎是有個哥哥還是弟弟,但可能因為遠不如溫情出彩,並沒什麼人談論。】

這是溫情在溫家的地位。

首先溫家沒刀架她脖子上逼著她來,是她爹【自小關係就不錯】找的這層關係,是她自己【文試】的,要不想來考試故意考不好溫若寒根本不會看她,所以是她自己選擇來溫家的。

沒人逼她。

其次,我不明白那些溫情溫寧受溫晁欺負在溫家吃苦是怎麼傳出來的?腦補嗎?我翻遍全書,這對姐弟和溫家小公子唯一的正面接觸,就是溫寧想射箭,然後溫晁說

【溫晁也轉了過去,懷疑道:「真的?你射箭好?我怎麼從來沒聽過?」  溫瓊林低聲道:「……我……我最近才練的……」  他說話聲音很低,還斷斷續續,彷彿隨時能被人掐斷,也確實經常被人掐斷。溫晁不耐煩地打斷道:「好吧,哪兒有個靶子,你趕快射一個來看看。好就上,不好就讓開。」】

怎麼就成溫晁欺負他了?怎麼就成溫晁打壓他了?溫晁把機會都遞給他了,他自己沒把握住怪溫晁嘍?他是溫晁媽?還是溫晁欠他的?欠了把借條拿出來看一下謝謝。

溫晁從來沒罵過欺負過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和她弟,溫晁:我不是我沒有你們別瞎說呀……倒是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事記恨溫晁了,私底下罵溫晁【噁心】。沒錯,一個【常年出席盛宴】的人罵溫晁噁心,我琢磨著溫晁不去盛宴嗎?她在宴席上見到溫晁不噁心嗎?還是「真噁心……哎呀,這肘子燉的入味呀!」真的「鐵骨錚錚」呀。

再來溫情溫寧在溫家的吃住

【溫寧召了數十名門生,親自護送他們至一處貴麗的大宅子,從後門悄悄潛入,引魏無羨到一間小屋裡】

【溫寧道:「能!我、我也算溫家的世家子弟,手下也有一批門生聽話】

來來來,人家自己親口承認的,自己是【溫家世家弟子】,用的是【溫家門生】,住的是【貴麗宅子】。

也就是說,溫情溫寧在溫家如日中天的時候,花著人家資源6的一匹,和溫家沒有任何矛盾。

那打起來了呢?打起來這姐弟啥態度呀?

【溫寧道:「可是,可是是溫家的人……」溫情打斷他道:「溫家做的事不代表我們做的事,溫家造的孽不代表要我們來扛。魏嬰你不用這樣看著我。冤有頭債有主,我是夷陵這邊的寮主,可我是受命上任,我是醫師藥師根本沒殺過什麼人,你們江家人的血我更是沒沾過手!」】

厲害了!假如溫家是一夥強盜,這對姐弟就是主動落草,吃強盜的喝強盜的用強盜的住強盜的,然後表示:我沒sa人,我是無辜噠。人家親口說的【溫家造的孽不代表要我們來抗】,這是所謂的心甘情願承擔?沒有怨言?

不樂意幫溫家,就請你麻溜走(射日之戰叛逃的家族多了去了,江澄都藏了那麼老長時間了別告訴我你沒機會走,你也不是常年在溫若寒身邊類似孟瑤那種吧?)人家還省你這口飯,別吃著人家飯住著人家屋花著人家錢,然後背後罵人家幫人對頭換丹,換完丹了還繼續心安理得的吃著人家用著人家住著人家。

趙敏是汝陽王的親閨女,人家選擇幫了張無忌以後可也沒繼續吃住在王府享受蒙古郡主待遇吧?

因為這個做人吧……得要點基本的……臉……是吧?

聶明玦是對溫家人恨之入骨,但人家是不管啥原因就是個人就懟嗎?

【「這位溫情的大名我知曉幾分,似乎沒聽說她參與過射日之徵中任何一場兇案的。」  聶明玦道:「可她也沒有阻攔過。」  藍曦臣道:「溫情是溫若寒的親信之一,如何能阻攔?」  聶明玦冷冷地道:「既然在溫氏作惡時只是沉默而不反對,那就等同於袖手旁觀。總不能妄想只在溫氏興風作浪時享受優待,溫氏覆滅了就不肯承擔苦果付出代價。」  藍曦臣知道,因家仇之故,對溫狗聶明玦是最為痛恨,他又是完全容不得沙子的性情,便不再言語。一名家主道:「聶宗主此言正是。況且溫情既然是溫若寒的親信,說她沒參與過?我是不信的。溫狗哪個手上不沾幾條人命?也許只是沒被我們發現而已!】

聶明玦這個「阻攔」的意思並不是說讓溫情真刀真槍和溫若寒干一架。真的阻攔溫若寒的行為。【阻攔】的方式有很多種,你不敢剛不敢進諫,偷偷跑了總OK吧?到仙門百家當個醫生,也算阻攔了,為射日做貢獻了。她把jcwwx都藏了,可見不是溫家人監視她沒機會吧?沒有機會到底是怎麼得出來的?

射日之戰的時候叛逃的家族那麼多,人家都過的【如魚得水】,怎麼不見聶大找人家麻煩?合著聶大吃飽了撐的難為個醫生?

說溫情沒殺人所以無辜?那二戰後墨索里尼的情婦還被槍斃了呢,人家小姑娘也沒殺人,所以也是無辜滴?

日本天皇的【親信之一】,住著大別墅吃香喝辣,結果仗打完了上嘴皮一碰下嘴皮說自己沒親手殺過一個中國人,雖然當大官但那都是天皇的命令。所以也是無辜的?

不好意思,我覺得這個【親信】更無恥了。

我是非常討厭「你養了我,幫助過我,所以我就要必須給你賣命」的這種說法的,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特別敬佩有獨立思想的人,敬佩捨棄榮華富貴棄暗投明的人。

但你他喵的得棄暗吧?得投明吧?

你,要不像溫逐流,一生命數已兌,知遇之恩溫家就是我的家,這輩子不管結局是好是壞都跟著溫家了,這是條鐵骨錚錚的漢子。我敬佩。

要不就學羅青羊,學那些叛逃的家主,觀點不同家紋一脫,射日不管什麼結局,以後是好是壞我都不賴著溫家了。這也是條敢作敢當的漢子,我也敬佩。

你啥也不想失去,就想靠溫家養著,弟弟族人小日子一過,背地裡嚼舌根罵罵人家娃,就覺得自己覺悟多多高了?多多和你們這些溫狗與眾不同了?

這種人就純是小人。

而且她粉還老愛扯什麼「姓溫即罪」,真的沒人逼你姓溫,謝謝。你一溫若寒【表了又表的遠房表哥】的孩子,表兄是媽那邊的親戚你姓什麼溫?溫家有神功大成的溫若寒,有戰死沙場的溫旭,可殺不可辱的溫逐流,還有被活活折磨死也沒向wwx求饒的溫晁,不缺你一個。還炎陽烈焰?


很有決斷的女子,有情,對弟弟承擔責任,長姐為母,百般呵護,對自己該承擔的,從不推諉,哪怕挫骨揚灰,也凜凜然赴死若心生,書中是我心中一朵艷麗牡丹,百花之主。


不請自來致歉

溫情溫寧何罪

姓溫即罪

妙手回天,一朝日落不求能倖免

炎陽烈焰,再多矜傲已是灰飛煙滅


女版魏無羨,最後溫情去金鱗台的時候描寫魏無羨心理時說了,江澄一直覺得魏無羨有英雄病總想把他打醒後來魏無羨發現溫情做著和他類似的事情。只不過溫情死後是挫骨揚灰還有灰可以揚魏無羨死後連灰都沒有。

行為很爺們兒,不是表象的爺們兒,是行為的爺們兒,畢竟能讓夷陵老祖洗衣服的人沒幾個,能把夷陵老祖的土豆堅持改為蘿蔔的沒幾個,能讓夷陵老祖覺得食她言臉會沒地兒擱的也沒幾個,能把夷陵老祖和三毒聖手的身體倒騰過來倒騰過去去換丹的也沒幾個,能把溫若寒惹火了還不太好動她的沒幾個,能把夷陵老祖說定住就定住的也沒幾個,能在生死一線救人的也沒幾個,最初是救江澄的修為和人生,後來是救魏無羨的人生,讓魏無羨即使重生後也不用背著金子軒這條人命,因為殺人償命她已經賠了。


溫情在溫家不受待見的原因,不是因為她善良而溫家人都是憨批兒。

是因為他們吃裡扒外,他們叛族通敵。他們作為首席醫師連前線都不上,他們仗著身高位重就把敵人藏在自己屋裡。

同時,他們還享受著溫家的吃穿用度,溫家人的敬仰,以及宗主的寵愛。


因為她姓溫所以他有罪

這就是那些看起來正派的邏輯

她只是一個醫生,只想護著自己的弟弟,護這那五十老弱病殘。挫骨揚灰真的太過


岐黃溫氏溫情=一個可以讓世界停止戰爭的女人——紀念特蕾莎修女去世20周年


推薦閱讀:

TAG:魔道祖師小說 | 墨香銅臭 | 魔道祖師第一季動畫 |